【PTT】鄉土人文風俗誌之二(汪x黑) 
鄉土人文風俗誌之二:比誰都寂寞【汪踢x黑特】


  徵一個不會無聊的夜晚,好嗎?

  隨著對方在自己體內強力的抽送,黑特感覺到汪踢的慾望越來越炙燙,好像快要到極限了,黑特咬著牙警告他:「幹……不要射在裡面………啊啊啊──!」

  已經來不及了。

  
「對不起……」汪踢露出無辜的笑容,但黑特保證他百分之百是故意的!

  西斯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隔天馬上跑去找八卦說這件事。

  八卦,因其強大的嘴砲戰力,和明亮的鄉民性格,堪稱批踢踢鄉之鄉民典範也。交友廣闊,喜愛聊人是非,結交對象三教九流都有,致使他成為鄉內最有人脈的人,雖其好戰個性不見得人見人愛,但八卦是人的天性,身負情報站的功能讓他人氣歷久不衰。

  「八卦~我和你說喔,汪踢肛了黑特!」西斯興高采烈的爆卦。

  「什麼!我就知道汪踢是雙插頭!這個淫蕩的傢伙!」八卦立刻發揮八卦本性,拿出手機傳組群簡訊給他通訊簿裡所有的人知道,可能再過幾秒,一半以上的鄉民就會知道了。

  「那他有沒有20下(註1)?」八卦嗜血因子在蠢動。

  「豈止20下!說不定…有200下。」西斯回想完之後驚慌的說,他應該要擔心室友有脫肛的危機。

  老實說自從汪踢把黑特拐走之後,他們幾乎夜夜春宵,讓西斯有點不是滋味,原因當然不是因為他們沒有邀請自己,而是西斯沒想到黑特居然會比自己還早脫團。雖然他一點也不羨慕黑特現在的處境,但是往日去死去死團的團員兼戰友竟敵我不分的對自己投擲閃光彈,讓西斯很想大聲唱緊緊相依的心如何say good bye~說不落寞是騙人的,所以他想早日做個了斷。

  「黑特,下學期我們還是分寢吧。」西斯嚴肅的說。
  「幹你娘咧……為什麼?」黑特真的很吃驚,畢竟他和西斯已經當了三年的室友了,算是肝膽相照的好兄弟,以前他們還會通宵說死puma(註2)的壞話,一起喝酒到天亮,是什麼讓他想要分寢?

  「最近那個死GAY一直來我們房裡,我受不了。」西斯在這裡講的死GAY並非汪踢,而是另一個GAY,名叫阿甲(GAY板),聽說是別系的魔性同性戀,本來就和黑特認識,只是因為黑特自從和汪踢交往之後有很多問題需要諮詢前輩,於是阿甲才會密集的出現在黑特房裡。

  「靠腰,你是說阿甲嗎?他人其實不壞啊~」黑特幫阿甲說話。

  撇開同性戀這點是西斯的地雷,阿甲這個人幾乎沒有讓人討厭的理由,他聰明又體貼,時尚又有品味,常常上健身房鍛練自己而不是上網練功,個性積極樂觀進取,每個鄉民都應該和他看齊。

  「但是他看我的眼神讓我渾身不舒服,我可不想這麼早被肛。」西斯攤手搖頭,歧視意味濃厚。

  「幹,那你多晚可以給肛?」抓住他的語病,黑特反諷。

  「……總之,我想你不需要我了,你去和你的基佬朋友在一起吧,我也要去和賈胖(japanavgirls板)住在一起。」至少和AV供應商住在一起還有清新健康專業的片子可看,哪像和黑特住在一起還要被閃瞎眼睛。

  「你他媽的北七喔!林北已經覺得夠煩了,不要在那邊任性了,你是有王子病嗎?幹!」黑特煩躁的大罵,讓西斯退避三舍。

  黑特覺得自己最近一定是招小人,雖然莫名其妙的脫團了,但立刻遇上了大危機。

  汪踢…真的喜歡自己嗎?還是只是為了貪圖短暫的激情?靠靠靠…他的身體有什麼好的!?怎麼想都很難說服自己……

  汪踢真的好奇怪……除了上床不會來找自己,難道自己只是他的炮友嗎?

  黑特當然也知道汪踢的朋友多,常常登高一呼就可以揪團去玩,可是他還是覺得很不甘心……

  「幹…為什麼你揪團都不找我?」黑特有次終於忍不住問了。
  「因為你在上課啊。」汪踢喝著星巴克的買一送一,喝得好開心。
  「…幹你娘!我也想喝星巴克的買一送一,難道你就不會留一杯給我嗎!」黑特瞪他。
  「對不起嘛……揪的人數剛好是偶數,沒有多的^_<~啾咪!」
  「……啾咪個屁!王八蛋。」黑特很生氣的推了汪踢一把,憤然離開,心裡咒罵不斷:汪踢是畜牲、禽獸、豬狗不如!

  
  於是他們吵架了,冷戰中,誰也不見誰。
  
  汪踢還是成天揪團,而看著他身邊來來去去不同的人潮,黑特心中怒火暗燒。

  「我就說天下烏鴉一般黑,基佬更是苔哥,所以你不要再以身試法了,雖然沒有妹可以抱,你還有雙手!千萬不要自暴自棄。」西斯義憤填膺,可惡這個死汪踢,竟敢對他的兄弟始亂終棄,他要去和八卦講這件事!但沒想到一開門,就看到汪踢站在門口,想要敲門而不敢敲,好像在外面遲疑了很久,手上的星冰樂也快融成了水。

  「幹你娘,你還有臉來喔!滾回去啦!」西斯大聲的罵,引起黑特的注意。
  「呃……」汪踢呆站著,直到黑特出聲解救了他。
  「西斯,你讓我們私下談一下。」黑特看著汪踢,臭著臉說。
  「好啦……那我先去巷口小七買包菸……再去找八卦聊個天……」眼看氣氛尷尬,西斯趿著藍白拖走出寢室,離去前還不忘擔心的看了黑特一眼。

  「這是你想喝的星巴克……」最終,是汪踢先投降了,他狀甚懺悔的將星冰樂呈上,頭低低的,不敢看黑特。
  
  黑特一把搶過星冰樂,插了吸管就大口的喝了起來,帶點賭氣的意味,牙齒冰到發酸還是一直猛喝。

  幹!這冰沙有夠甜!

  「還有…炸蝦飯…」汪踢再將炸蝦飯送到了黑特的手邊,卑微的。

  「幹,林北氣都氣飽了,還吃你的炸蝦飯!╰(‵皿′*)╯」話雖這麼說,黑特還是接過了炸蝦飯,把飯盒放在書桌上。

  「對不起……」汪踢哀愁的嘆氣。

  「幹你媽!只會講對不起有什麼用!」嘴砲一流,口爆也一流!「可以請你這個白目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寧願揪團也不找我出去?每天信箱都是爆的?手機總是佔線?」黑特發洩似的一股腦說出來,汪踢在一旁噤若寒蟬。

  「我……」汪踢欲言又止,經過一番掙扎後才開口,「我討厭一個人,非常、討厭。」

  如此的討厭獨處,一旦靜下來便會坐立不安,時間過得好慢。於是他學會了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方法,他喜歡熱鬧,他喜歡和一群人在一起,讓被佔滿的行程去排擠天生怕寂寞。

  當然兩個人在一起也是好的,但是當激情結束,他不知道是否有能力去面對停下來的空白,他好無助,所以懷念起喧囂。

  黑特有點訝異。
  
  討厭,那應該是他最清楚的情緒,他了解那種發自內心厭惡的感情。但他沒想到經常給予別人安慰的汪踢,那個總是有人前呼後擁的汪踢,那個人帥真好的汪踢,居然比憤世嫉俗的自己更寂寞。

  但是愛一個人的時候,靈魂應該會是滿的。

  「和你講一個秘密吧。我晚上沒人哄睡就睡不著……」卸下心防,那是汪踢長久以來難以啟齒的秘密。

  他之前一直不想和黑特說是因為不想讓他覺得自己不夠MAN。
  然後黑特才發現原來汪踢才是那個怕天黑,最需要人哄的寶貝。

  「…………幹!你也有王子病嗎?」黑特不敢置信。

  但更讓黑特覺得肚爛的是……那天晚上,他還是一邊拍著汪踢,一邊和他講批踢踢鄉五霸(註3)的床邊故事,直到他睡著。


  (完)





後記:

關於汪踢
有興趣可以看看鄉民都在那邊徵什麼
有時候我覺得很多徵求是非常寂寞的表現
所以才會這麼寫(哄睡是定番:P)


1.20下事件:八卦 #19pFJ2Hq,簡單說就是一個男網友約炮出去卻只有20下,還借錢不還,使得對方身心受挫
2.PUMA:男鄉民用來罵蕩婦的代替詞,破麻(台)的諧音
3.PTT五霸:詳情可看pushdoll板置底文的奇人錄,總之就是PTT傳奇人物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8-7f422d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