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美國隊長三部曲:有種羈絆,勝過世上萬物 


美隊1中,隊長拾起盾牌,為了拯救巴奇而當上美國隊長。
美隊3中,隊長丟下盾牌,為了拯救巴奇而放棄當美國隊長。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我必須要說,隊長和巴奇之間的感情,是我看過最動人的感情。

一個人的青少年時期,是形塑自我性格的關鍵時期,在這段期間,我們認識自己,發展自我認同。它影響我們甚鉅,以致於我們在餘生中總是會不自覺的回想起當時的事。這也就是為什麼一些老兵在離鄉背井了四十年後,還是會滔滔不絕地懷念著故鄉的事(像我外公就是這樣),哪怕只是他家門口的一棵樹,也是他與過去自我的連結。



但因為命運的玩笑,隊長被冷凍了七十年。當他解凍後,人事全非,處於新世界的他,一下子被切斷了與過去的連結。他沒有親人,過去的朋友幾乎死絕了,尚存於世的也垂垂老矣,他只能透過博物館的記錄資料,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但那仍舊缺少活生生的真實感,他頓失自己在人生中的定位。




某種程度上來說,舊時代的史蒂夫已經死了,當他開著飛機衝入海底的時候,當他被從自己的前半生連根拔起的時候。現在的他,只能作為一個非常孤獨的生命體,不完整的活著。

巴奇的歸來,改變了這一切。巴奇是隊長和舊時代唯一的連結……倒不如說,巴奇就是隊長的整個舊時代。所謂的連結,也是有分強度大小的,我們在討論的不是某個只是學生時期剛好讀隔壁班看起來很眼熟的校友,或是剛好住在史蒂夫樓下只有早上見面時會打招呼的鄰居,我們在討論的是巴奇巴恩斯,那個被歷史記錄為「從小到大,不管是操場還是戰場,都和史蒂夫羅傑斯形影不離」的巴奇巴恩斯。



巴奇是隊長的人生座標,讓隊長可以找回過去的自己,讓那些原本以為殘缺的,都可以彌補了;原本空虛的,都踏實了。巴奇的生還,讓隊長有機會再活一遍,而這一次是完整的活著,因為他們互為彼此存在的意義。

超越了親情,超越了友情,超越了愛情,比親人還親,比愛人更愛!
父母愛子女是有條件的愛,前提是你要是他們的孩子。
在天願作比翼鳥,大難來時各自飛的伴侶也比比皆是。
隊長和巴奇卻是無條件的願意為對方付出生命。美隊1時,被解救後的巴奇其實不願再重回戰場,他是為了隊長回去的(註1)。美隊2時,為了喚醒被洗腦的巴奇,隊長寧願死也不還手。
他們是因為對方高富帥或很有名想抱大腿才這樣做的嗎?不是!
他們這樣做是因為覺得彼此值得!
巴奇也說過,他追隨的不是美國隊長,而是那個來自布魯克林,傻到打架不知道要逃的小伙子。




他們的關係高尚而純粹,沒有一絲雜質,簡直是這濁世裡閃閃發光的一道清流。
他們甚至令我覺得,用任何既定的名詞去定義他們的感情,都顯得不足!

他們有著舉世無雙的羈絆。
而這樣的感情,勝過世上萬物。


註1:
美國隊長1 Sebastian Stan談Bucky Barnes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366-e752ff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