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iver/zude】那個該死的籃球員和他的經紀人,之二 



洛杉磯魔鬼隊的明星球員Zero在球場上公開出櫃一事依舊餘波盪漾,好事的媒體自然不會錯過炒新聞的機會,在Zero出櫃過後,天天都可以在各大媒體上看到後續的追蹤報導,除了被他親吻的那個經紀人Jude的身家背景介紹,還有體育記者專題剖析出櫃一事將會如何影響Zero的籃球生涯。

「你看到了嗎?」Connor一回家,Oliver劈頭就問。

「看到什麼?」Connor走到沙發前,把肩上的包包卸下,面對Oliver無厘頭的詢問摸不著頭緒。

「Zero丟麥克風的受訪影片。」Oliver補充。

今天下午大批媒體追著Zero要採訪他對於出櫃是否有什麼說明,結果被惹惱的Zero拿起某一台記者的麥克風直接丟到地上,說這就是他的說明,隨即憤而離去。

「我看到了。」怎麼可能沒看到,他今天的臉書都被那個新聞洗板了。

在上智財法的時候,連不看籃球的Michaela還特地傳新聞給他看,並附上了她覺得Zero超級帥的評語,感嘆為什麼帥哥(Zero)和好男人(Oliver)不是死會就是gay?

Asher甚至還白目的在轉貼的新聞下tag Connor的名字,叫他快去看,好像覺得他是同性戀就會對所有LGBTQ相關的新聞都感興趣一樣。

「他超有個性的。」Oliver對於Zero的率性讚不絕口。他嚮往那些自己所缺乏的人格特質,所以特別欣賞敢怒敢言,有著強勢作風的人,例如Annalise。Connor一點也不意外。

「有個性?這麼暴力,我看是反社會人格吧。」Connor不客氣的批評,但是Oliver卻認為是狗仔緊迫盯人給Zero太大的壓力,所以他並不怪他失控。

「我看新聞寫和他交往的是球隊老闆的兒子,搞不好他是為了名利才和對方交往的。」Connor陷入沙發裡,拿起遙控器隨意地轉,結果每隔幾台就是在播放Zero摔麥克風的畫面,令他不勝其擾。

「在球場上看的是實力,他能有今天的地位是因為他的球技好,不是因為他和誰睡好嗎?你為什麼總是想事情壞的一面?」Oliver坐到Connor旁邊,糾正他不正確的觀念。

「我只是說說罷了……」Connor聳肩,「是說你也太沉迷於他的新聞了吧?」

「因為他和他男朋友現在有點算是我的OTP。」Oliver從Connor手中拿過遙控器,轉回有報導Zero新聞的頻道。

「OTP是什麼鬼?」Connor露出疑惑的表情。

「One True Pairing,意思就是你心目中最愛的一對情侶。」Oliver耐心地解釋給Connor聽,但Connor聽完後立刻翻了一個白眼。

「每當我覺得你已經夠宅的時候,你總是可以讓我覺得你更宅。」Connor受不了地搖搖頭,Oliver卻不以為忤。

「又有一個性感帥哥出櫃,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Ollie,每天都有性感帥哥出櫃,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事。」Connor拿起Oliver最愛的抱枕抱在胸前,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小題大作。

「他是名人,這不一樣。名人出櫃對那些還躲在櫃子裡的孩子有正面的鼓勵作用。我知道你可能從來不需要這種鼓勵,因為你長得帥,家裡有錢,人又聰明,你即使對別人很刻薄,大家還是喜歡你。你的奶奶媽媽姊姊無條件支持你的性向,Connor,你是天之驕子,你從來不知道因為性向被排擠的感覺,但不是每個GAY都能像你一樣活得輕鬆自在,你必須瞭解這對『我們』這個群族的意義有多重大。」看Connor一派漠不關心的模樣,Oliver決定和他說明白為什麼自己認為這是件大事。

Connor默默聽Oliver叨念,當他聽到Oliver稱他活得輕鬆自在的時候,眼底閃過了一抹哀傷。他也許不以自己的性向為恥,但他的人生,卻陷在另一種萬劫不復的罪惡感當中。

「對不起……」Connor小聲地道歉。想起Oliver曾說過年少時期因為性向而被霸凌的往事,就像每個同志都一定會經歷過的那般,性向曝光後,被自認的好朋友疏離,不被團體接納,然後陷入自我否定中。當時Oliver在向他吐露的時候還自嘲是段陳腔濫調的經驗,但只有Connor知道那有多深沉。

雖然Connor沒有過類似的經驗,因為從小到大他幾乎不交朋友,自然也沒有所謂的被朋友疏遠的情況發生,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深愛的人曾受過這些苦,他就心如刀割。

「是我太小題大作了,你是對的,我有點太沉迷於他的新聞了。」看到Connor露出愧疚的表情,Oliver也有些於心不忍,決定退讓一步。

「……答應我你不會在房間裡掛他的海報。」為了不讓氣氛繼續沉重,Connor開玩笑地說。

「噢……所以你可以掛James Baldwin的裱框照片,但我不能放我喜歡的籃球員海報?」Oliver失笑,他不是真的想貼Zero的海報,只是想挖苦一下Connor。

James Baldwin是Connor最崇拜的美國作家,同時也是個關注種族問題和性別平權的社運人士。Connor在搬進Oliver的公寓之時,寥寥可數的行李中就有一件是James Baldwin的裱框肖像照。

「你真的要拿那個上禮拜才出櫃的金髮肌肉男來和James Baldwin相提並論嗎?真的嗎?我以為我已經告訴過你Baldwin有多偉大了。」Connor佯怒地拿抱枕扔向Oliver。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錯了。」Oliver立刻求饒,他知道Baldwin在Connor心中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他也無褻瀆之意,但一切都太遲了,他的男朋友已經準備好要懲罰他了。

之後電視上所報導的Zero新聞,Oliver已再也聽不進絲毫,因為他的耳中只剩下喘息,和Connor的親吻聲。

(完)


註:關於James Baldwin,請見之前的文章。
【美劇】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你沒發現的Connor Walsh(上)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351-de80c1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