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痛失笑點,哈哈猶存(下) 
鄉土人文風俗誌之十
【卡卡獸x就可】痛失笑點,哈哈猶存(下)




  
  通常夕陽西下黃昏時,是就可帶卡卡獸出來散步的固定時間,但是今天已經和黑特他們排了通識課宗教學概論分組報告開會的時間,所以他沒辦法陪卡卡獸去散步,雖然卡卡獸變成人後自己走在路上應該也不會發生什麼危險,但只要一想到卡卡獸頗有微詞的模樣,就可就感到一陣愧疚。

  「不過就是一隻畜牲,你對牠那麼好要幹嘛?」受不了就可一直在自己耳邊卡卡東卡卡西的黑特終於忍不住回嘴。

  「牠是我們家的聖獸耶,你怎麼可以說牠是畜牲!?」這種大不敬的話只有黑特說的出來,也不怕天打雷劈。

  「唉唷,畜牲就畜牲,你幫畜牲護什麼航?」黑特堅持不改口,就和就可兩個人在開會的地點爭論不休,最後是一道幽微的聲音打斷了他們。

  「請問,西斯同學會過來嗎?」麻佛小聲的問,卻瞬間把黑特和就可嚇得差點屁滾尿流,因為他們都知道,他和西斯發生過什麼事,而那件事,最好封印成一個禁忌,連提都不要提。

  「西斯他身體不太舒服,他說讓他做統整的部分就好了,我們先討論……」黑特抖著聲音也要堅強的把話說完,天曉得他為了來開這個會,求了多少個五霸廟的護身符塞在身上的各個角落。

  而此時的西斯,其實正在外面閒逛,他正打算去找阿甲鬼混,結果在路上看到一個從沒看過的歪國人迎面而來,而且居然主動和自己打招呼!?

  這讓西斯受寵若驚,因為他明明不記得認識他,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歪國人都很耐斯?那這樣他也要展現出鄉民的熊庹來,於是西斯也回應了對方。

  「Hello, do you have 30cm?」他英文太爛想不出要問什麼,只好隨便亂問一通,他真希望此時阿甲在場當他的翻譯。

  「No, I have 25cm.」卡卡獸笑著說。牠覺得很懷念,西斯還是一如往常的北七。

  「Not bad.」不過阿甲有30cm,還是樂勝,科科。西斯不知道在得意什麼,好像別人的屌是他的屌,自我感覺十分良好。

  「HAHAHA…」卡卡獸笑著和西斯說bye bye,真的覺得西斯比就可還有haha point,就可要再加油啦。

  接著,卡卡獸在路上到處閒晃的時候不小心被一個冒失的人撞到,牠本來想罵人,但當對方抬頭後牠才發現是阿本,卡卡獸立刻笑顏逐開,因為就可的損友這麼多,牠最喜歡的只有阿本,因為他傻得好可愛,笨事也很好笑~~口卡口卡。

  「啊…對不起…呃……搜哩搜哩搜哩……」阿本一看到歪國人,舌頭都打結了,有種想要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尷尬。

  「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卡卡獸先是彎身給了阿本一個熊抱,然後又在他臉上香了一個,把阿本嚇得目瞪口呆。

  歪國人都這麼開放嗎?還是說這是外國的禮儀?不過他並不認識這個歪國人啊……何以如此熱情澎湃?難道自己又被誤認為女的,而對方一見鍾情!?阿本用著不怎麼好的腦子瘋狂思考著,但還是沒有結論。

  而在街道的另一端,有個男人躲藏在高壓箱後偷窺著這一切,熊熊怒火快要將他燃燒。他也有著同樣的疑問,這個歪國人是什麼來歷,憑什麼親阿本──?表特放下手中的相機,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不知何時開始,他身後有另一個人影神不知鬼不覺的靠近他。

  「你媽如果知道你在這裡當癡漢,她會很難過的。」八卦忽然出聲,一派閒適的站到表特身邊,雙手插口袋,饒富興味的看著對街的情形,嘴角一邊微揚。

  「……我、我是在練習攝影。」沒想到居然會惹來全鄉最嗜血的大嘴巴,表特的臉都綠了,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承認自己是跟蹤狂的!

  「哦,為什麼練習攝影要躲躲藏藏啊?」八卦也不戳破表特顯而易見的謊言,反而順著他的話反問,揪出矛盾的地方,一步步逼近,不斷用嘲諷和挖苦的方式讓對方面對真實的自己。死不承認也沒關係,他就是喜歡看人被抓到弱點而痛苦不甘的表情,看到表特眼中的恐懼,他知道自己至少在精神面已經贏了。

  「我在拍野鳥,不能打草驚蛇……」表特還在垂死掙扎,但是他其實也知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心虛。

  「那隻野鳥和歪國人在講話嗎?科科。」八卦掩嘴偷笑。

  幸災樂禍,落井下石,說風涼話一向是他最拿手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表特不耐煩的低吼。如果只是想消遣他,那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總可以不要再糾纏他了吧。但表特心裡也清楚,八卦的意圖不可能這麼簡單。

  「要我不爆你的卦也可以……」只見八卦靠近表特,故作神秘的附在他耳邊低語,聽完之後表特的眉頭完全皺在一起,露出相當厭煩的表情。

  「他有欠你錢嗎?」這是第幾次了?他和那個人的戰爭?每次總要波及無辜鄉民,他明明就是中間選民!

  「比那種程度更嚴重。」說起那個人,八卦總是會用著最輕蔑的口氣哼出鼻音。

  「如果我拒絕呢?」表特並不關心他們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他只是不想被拖下水。

  「明天起全世界都會知道你暗戀阿本,而且還孬得只敢偷拍。」八卦邪惡的笑了,表特似乎還想反駁,但是八卦卻示意他閉嘴,因為不管他想反駁暗戀或偷拍,對八卦來說都是無用的,這種事情是自由心證,而他只是負責傳遞訊息的窗口,鄉民們會怎麼想他真的管不著~~當然他會在訊息間多加幾個暗示,鄉民舉一反三,冰雪聰明,只要有關鍵字,連未來都能預知。

  看來根本就沒有選擇。表特恨恨的想。





  因為阿本說他真的趕著去上課,所以即使離情依依,卡卡獸還是讓他走了。與阿本分開之後,卡卡獸繼續散他的步,沿途還幫幾個新警察指路,大家看到牠,不知道為什麼都臉紅了。

  然後再來就是碰到那個男人了,真的是冤家路窄,狹路相逢,卡卡獸還記得他就是上次那個想掐死牠的男人,也想起了就可說的那個古早笑話……

  包子和麵條在路上因為細故而發生爭執……

  「拎娘,雞掰,跨三洨!」台客三寶。

  終於暫時擺脫八卦的表特卻已跟丟了阿本的身影,在一口怨氣無處可發洩的狀況下,他自然而然的就將所有的過錯歸咎於這個歪國人身上,沒有道理的,誰教這個死歪國人要亂親阿本。

  卡卡獸瞪著表特,正在思考要咬他哪裡。被牠瞪得很不爽的表特更是像吃了炸藥似的瘋狂開罵。

  「怎樣,歪國人就屌大嗎?我不知道你怎麼混進來的,但是這裡不歡迎洋屌,滾啦!」表特雙手扠腰對卡卡獸咆哮,聲音之大漸漸引來鄉民圍觀。

  卡卡獸忍無可忍,一邊喊著喔啦喔啦喔啦~~我要打十個!一邊撲上前就開始咬他。

  就像,包子和麵條的戰爭終於開打了。

  隨著表特和卡卡獸的扭打,在一旁湊熱鬧的鄉民也越聚越多,有人吆喝,有人勸架,甚至還有人開了賭盤。

  西斯和阿甲也在看熱鬧的鄉民裡面,他們是被人潮吸引過來的,看著這樣的街頭鬥毆,阿甲忍不住發出了疑問。

  「他們在爭什麼?」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一定要使用暴力呢?

  「傻瓜,他們在爭第二名~」西斯在吐了一口煙,抖落了菸上的菸灰後,用著洞悉一切的江湖口吻說。

  誰才是~真正的~30cm~?
  是誰~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
  




  「你們快來看,表特和一個歪國人打起來啦!」賈胖氣喘吁吁的衝進交誼廳通風報信,打斷了黑特他們的報告討論。

  歪國人?就可一聽到關鍵字就大呼不妙。一定是卡卡獸──在這麼想的同時,就可立刻就破門而出,黑特見狀也跟了上去。

  其實對於這則消息,黑特是抱持著存疑的態度,因為他所認識的表特,不是從不關心自己和正妹以外的事情嗎?

  結果兩人一到賈胖所說的地點,就看到那裡圍了好多鄉民,就可需要撥開重重人牆,才能到達裡面,然後他就看到表特衣服破爛、滿身是傷的坐在地上,而一旁的地上,則躺著臉色發紫,奄奄一息的卡卡獸,嘴裡還塞著一大疊不知名的照片。

  「卡卡──!」就可慘叫,衝到卡卡獸的身邊跪下,將牠的上半身抱起,把牠嘴裡的照片都挖出來。

  「這照片…有毒……」卡卡獸口吐白沫的說。

  就可攤開一張被嚼爛的照片來看,赫然發現竟是鯰姐的玉照!這可是批踢踢鄉上所流傳的最強人間兵器,只要是鯰姐的東西,都含有致命劇毒!也難怪卡卡獸會被毒到意識不清。

  「表特,卡卡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你為什麼要置牠於死地?」就可泣訴,黑特已打電話叫救護車。

  「卡卡……?」表特一頭霧水,剛剛好神出鬼沒的八卦走到他的旁邊替他指點迷津:「聽說那個歪國人是卡卡獸人形化的型態喔!」他早就知道了,但之前就是不告訴表特。

  「傷害保育類聖獸,會被水桶喔,揪咪~^_<*」八卦笑得好燦爛。

  表特此時還沉浸在震驚中,一時半刻無法回神。

  另一邊的就可和卡卡獸則上演著生離死別的戲碼。

  「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就可握住卡卡獸對自己伸出的手,淚眼婆娑的大喊,在場鄉民無不鼻酸。

  卡卡獸蒼白的嘴唇半啟著,好像想和就可說什麼話,就可趕緊將頭湊近卡卡獸的嘴邊,想聽清楚牠說的話。

  結果,卡卡獸極為困難的用著沙啞的聲音,用盡全身力氣,一個字一個字緩慢的說出……







  
  「殺……很……大……」語畢,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卡卡獸被送到老畜牲中醫診所,經過搶救後依然昏迷不醒,就可心急如焚,纏著醫生詢問卡卡的傷勢,擔心之情溢於顏表。醫生卻只是無奈的表示該做的都做了,也給牠打了解毒血清,牠能不能撐過危險期也只能看牠的造化。就可的一顆心沉到谷底,他有無限的自責,如果不是他讓卡卡獸獨自去散步的話,也不會遇到這種事了……可惡!死表特,納命來~~就可坐在卡卡獸的病床旁,悔不當初。

  西斯和黑特面面相覷,看到死黨遭遇這種不幸,他們也很難過,但沉重的氣氛讓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選擇在就可身後默默守護。

  醫生說未來的二十四小時是關鍵,要就可多和卡卡獸說話。這讓就可即使傷心欲絕,仍然強打起精神想話題要和卡卡獸說。

  「卡卡,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候我們一起去過的遊樂園啊……」就可雙手握住卡卡獸低溫的手,一邊忍住哭泣的衝動,一邊說。

  此刻的卡卡獸好憔悴,金黃色的髮垂落在毫無血色的面頰上也不再閃亮,而就可是多麼想念那雙眼底的藍啊。

  「我答應你不會再禁止你吃糖果了……你醒過來後,我帶你去吃你最喜歡的那家蛋糕……」就可哽咽的說。他想起好多事,好多快樂的事,但為什麼越是快樂的回憶越是讓他想哭?

  就可是獨生子,從小是卡卡獸陪自己長大,在他還沒有學會說好笑的笑話之前,他被同儕排擠,而卡卡獸是他唯一的朋友,牠對他來說重要勝過一切,他不能想像失去牠的生活,牠是他的精神支柱,沒有牠就沒有自己。有時候就可甚至已經不曉得是卡卡獸在依賴他,還是他在依賴卡卡獸。

  煎熬的漫漫長夜,就可就這樣不斷的和卡卡獸說話,西斯和黑特早已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我想了一個超好笑的笑話,你一定要醒過來啊……不然我要怎麼和你說……」他想看牠笑,看牠快樂的樣子,為了牠的笑容,花費再多時間去想一個笑點他也願意。

  終於,眼淚還是忍不住,就可的眼淚滴落,一發不可收拾,從低泣演變成號哭,像個孩子那樣無助。

  卡卡獸還是沒有醒。
  就可真的快崩潰了。

  



  凌晨破曉時分,表特破門而入,後面還拽著一個人,他喘著氣大喊他找到了,西斯和黑特都被他吵醒。

  找到了?什麼?陷入絕望的就可一看到表特,正想破口大罵就看到表特身後走出的人影。

  黑特和西斯定睛一看,立刻就清醒過來了,他們欣喜若狂的往來人身上一撲。

  「五樓~~~~~你回來啦!」黑特和西斯親熱的大喊,兩人不顧形象的一人抱一隻五樓的大腿。

  五樓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喜愛五樓住,因以為號焉。大膽敢言,一針見血。好自婊,不求刻意;每有成功,便欣然忘食。性肛肛,機會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置肥皂而招之,一旦彎身,期在必肛;既肛而退,曾不吝情中出。環鄰悍然,群起攻之;推噓用盡,CD中,晏如也。常推文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贊曰:黑特有言:「五樓不戚戚於蓋過頭,不汲汲於自肥。」極其言,茲若人之儔乎?拼命蓋樓,以樂其志。一樓之民歟?六樓之民歟?


  「聽說人命關天…?就被表特拖回來了。」五樓打著哈欠說。

  「五樓,你不是被撕票了嗎?」傳聞之前五樓樹大招風,被不良鄉民盯上,絕跡了一陣子,大家都說是被綁架了。

  「五樓,我好想你~~」西斯大膽告白。現在鄉里上充斥著太多不專業的偽物,都是為了模仿神而畫虎類犬,他只獨鍾真正的五樓!

  在這個動盪不安的年代,每個鄉民都在期待著一個專業的五樓!

  「我去周遊列國住五樓啦~」大概是嫌煩,五樓抖動了大腿,想把兩個人甩開,無奈兩人還是死巴著不放,最後是表特一腳把黑特和西斯踹開。

  「閃啦,讓專業的來啦!」表特沒好氣的說。原來他在案發之後消失無蹤不是畏罪潛逃,而是跋山涉水去尋找行蹤成謎的五樓。

  因為只有五樓,才有那傳說中的救命仙丹!

  五樓走到卡卡獸身邊,就可震懾於他的氣勢而無法言語,只看到五樓從腰間的錦囊中取出一粒金丸閃閃發光,那就是傳說中五樓專屬的自婊笑點,需要經由數千美麗的巧合才能凝煉出一顆的仙丹。

  「吃了這個,牠就不會有事了。」五樓讓卡卡獸服下笑點,便又衣袂飄飄的離開了,黑特和西斯依依不捨的含淚追了出去。

  然後奇蹟出現了,服下笑點的卡卡獸不到一會兒就悠然轉醒,醒來第一眼就看到就可哭得通紅的眼。

  「卡卡,卡卡,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就可破涕為笑,但首要還是先關心卡卡獸的身體狀況。

  「我……還有點餓……」這是牠醒來後的第一個反應。
 
  就可呆住,正要默默退場的表特聽到後也跌倒。
  
  不過總算是可喜可賀,不是撿到一百塊,而是撿回一條命。






  在那之後的就可,可能是受到刺激的影響,講笑話功力有長足的進步,最近他講的笑話都不會被鄉民們噓了,他也慢慢找回了自信心。

  「阿甲偷了一把刀,猜三個字。」就可問西斯,西斯露出疑惑的表情,直接搖頭,連想也不想想。

  「甲偷刀~(呷土豆),哈哈哈哈哈。」就可得意的宣布。

  「就這樣?」西斯的嘴角不爭氣的上揚了,因為這實在太白爛了,「還不錯啦,懂得善用題材咧~」西斯拍拍他的肩膀,勉勵的說。

  不過,就可又多了一個新煩惱,那就是卡卡獸在病癒後,似乎因為氣力用盡而被打回原形,又變回那個矮矮短短,全身毛絨絨的小東西。

  雖然~這也沒什麼~~不好啦~~卡卡獸就是卡卡獸,只要活著他就要謝天謝地謝謝列祖列宗有保庇了……

  可是……他還是不得不承認,他開始懷念人形的卡卡獸了……這樣想會不會很對不起現在的原形卡卡獸?就可躺在沙發上,抱起原形卡卡獸,看著牠在空中踢腿,想要被放下來的樣子,就可差點忘了牠討厭被舉高高。

  就可把卡卡獸放下來,和牠大眼瞪小眼。

  算了…這樣也好,至少不會被人形的牠壓了,就可釋懷的想,抱著原形卡卡獸,陷入了夢鄉當中。

  睡夢中,就可感到鼻子癢癢的……他下意識去抓,結果摸到兩根pocky被插在鼻孔裡,他驚醒,看到人形卡卡獸穿著己的衣服站在沙發前看著自己,還一邊竊笑著,一邊咬著pocky。就可嚇得摔到沙發下。

  「你…你怎麼又變成人了?」就可驚訝的問。

  「因為卡卡一族必需回應就可一族的心願啊。」那是世世代代流傳下來的規矩,當年牠祖先和他祖先定的契約。

  「蛤?」還來不及思考完,卡卡獸又丟給就可一個震撼的消息。

  「剛剛郵差來送信了,我收到這個~~」卡卡獸將信封遞給就可。

  那是來自鄉公所的聘任書,即日起聘請卡卡獸擔任鄉里風紀長,專門懲罰鬧事的鄉民。

  那就是為什麼在那之後,很多人都帶著傷口去上課的原因。

  而鄉里也因為有卡卡獸的加入,治安變得更好,環境也被美化了呢!


  (完)






後記:

這一回,表特好像有點搶戲了(笑)
(不過看鄉民的反應,搶戲的其實是五樓)
雖然表特罵出台客的髒話,但其實是把他設定成潮男的
一個很痞又有大男人主義的潮男,科科
這次又讓他當壞人了……搜哩…

網誌裡的CP票選還是汪黑領先甲西十票左右
這真的讓我滿訝異的,畢竟寫過的CP中汪黑好像是目前寫最少的

《五樓先生傳》我是先發表在就可板
沒想到就可鄉民還滿捧場的,讓我受寵若驚XD
最後還借用了板友nadoka大呷土豆的笑話,謝謝呀XD

註:
1.爭第二:【例】中大之爭,鄉民A:在爭什麼?B:爭第二名(因為第一名是台科)
2.鯰姐:pushdoll置底的ptt名人錄有記載。
3.CD中:推和噓都用完,等待可以再推噓的那段時間(cool down)
其餘的梗多到懶得詳述,之後再補在本子裡嘿~
新警察們!

甜蘋果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35-1161ea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