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聊宅誌異(甲X西) 
鄉土人文風俗誌之八
【甲板x西斯】聊宅誌異


  
  
  男宿C棟444室住著四個靈學院的學生,他們和一般的大學阿宅差不多,喜歡窩在寢室裡,但絕對不是打魔獸,他們有自己的休閒娛樂。

  阿夢 ,專長解夢,嗜好睡覺,他一天除了吃飯和洗澡的時候是清醒的,其他時間都在睡覺,所以如果要找他解夢,要抓緊他的吃飯時間。

  麻佛 ,標準的通靈體質,靈感很強,但也因為八字輕,常會看見不乾淨的東西,騎車容易鬼打牆是他最大的困擾。給人的感覺有點陰森,但其實人很好,靠近他就覺得冷也許是因為氣場的關係。

  塔羅 ,為人陰陽怪氣的,講話很有玄機,專長是幫人算塔羅牌故此得名,給他算牌要錢,但是聽說他算得很準,因此許多鄉民都趨之若鶩。

  阿靈 ,全寢室最博學多聞的人,他是屬於理論科學派的,和麻佛的經驗派不同,常常會用科學的角度去解釋麻佛的靈異經驗,是寢室的室長。

  而西斯此時正站在他們的寢室前,猶豫著要不要敲門。

  一個禮拜前,他和阿甲大吵了一架,兩人的關係瞬間降至冰點,沒有誰願意先示弱,即使被黑特說了自己太自私,西斯也還是拉不下這個臉,於是就一直僵持不下。

  「怎麼辦,他該不會真的生氣了吧?你不是說他人很耐斯,怎麼還會跟我大小聲!」西斯焦慮的抓著黑特的雙肩猛搖。

  「靠北~你問我,我擲筊喔?」黑特不耐煩的撥掉西斯的雙手。

  「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啦!你說說看啊你說說看!」西斯不放棄,窮追不捨。

  「因為豆漿濃啦 !」受不了西斯一再盧自己的黑特轉而向汪踢討救兵:「汪踢~~~」

  有煩惱,想要尋求別人的意見嗎?找汪踢就對了!不管是感情困擾、車子拋錨、晚餐不知道要吃什麼,他都可以適時適地的給予幫忙喔!

  「不然去算個塔羅牌吧,我有認識的,報我的名字可以打八折~」汪踢好心建議。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西斯會來到這裡的原因。

  其實男宿C棟是鄉里上的鬧鬼盛地,經過鄉民們的加油添醋,444室甚至被傳說為地獄的入口,膽子小的鄉民根本不敢接近一步,要不是因為塔羅住在這裡,他也不想來這麼陰的地方,即使他並沒有很怕鬼,但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結果他還沒敲門,就先有人來幫他開門了,西斯心裡一驚,心想這是什麼心電感應?
 
  來開門的是麻佛,西斯認識他,在生死學通識課時曾同組報告過,但對他的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在批踢踢鄉也算是個名人,因為陰陽眼的關係。他行事低調,上課的時候總是悄聲的來,悄聲的走,絕對不會像八卦那樣站在走廊上和鄉民聊人是非,也不會像政黑一樣在課堂上一直舉手發言和老師討論政治立場,麻佛做什麼都安安靜靜的。西斯覺得自己和麻佛來自不同的世界,麻佛看人的眼神總是欲言又止的樣子,那讓習慣直來直往的西斯感到些許的不舒服,但這並不表示麻佛是個難相處的人,相反的,他的人緣十分不錯,很多鄉民都對他的靈異經驗很有興趣,他也都會不厭其煩的和大家分享他的故事。

  「請進。」麻佛對西斯微微點了頭。在視線短暫接觸的瞬間,西斯發現他有著一雙深沉又充滿靈氣的黑眸,膚色很蒼白,他想那是因為不常曬太陽的關係。

  一踏進444室,西斯就感覺到一陣寒意從腳底竄了上來,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他總覺得有股無形的壓力,好像有人在監視著自己。

  之後西斯讓塔羅幫他算命,洗牌切牌抽牌的程序重複了幾次,只看到塔羅望著牌面沉吟,讓西斯內心忐忑不安。

  「你將會面臨到一次無法避免的劫難,但最終會苦盡甘來。你所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塔羅神秘兮兮的說。但他其實語帶保留,因為他沒有和西斯說:會有更可怕的事情等著你。他怕嚇壞客人。

  「嗯…這樣啊……」雖然照他那樣的講法似乎不錯,但對於現況好像沒有實質幫助?算命這種東西果然只是在尋求心靈上的寄託。

  西斯掏錢給塔羅,但還是對於該如何彌補他和阿甲之間的裂縫感到無所適從。就在這個時候,塔羅旁邊床位的上鋪傳來幽幽的聲音。

  「西斯,你要不要玩錢仙?說不定錢仙可以解答你的疑問。」麻佛拿出一大張他自己手繪的錢仙專用紙,上面除了本位還寫滿了注音符號和數字。

  「錢仙……?」西斯喃喃的又重複了那個名詞。他望著麻佛,也許是鬼迷心竅,他好像受到一種不知名的力驅使,他爬上了上鋪,和麻佛面對面盤腿而坐,中間擺著錢仙用的紙和一枚十元硬幣。

  到這個時候他都覺得自己是清醒的,但再過幾分鐘,他將發現自己做了一個會讓他後悔餘生的選擇。

  他照著麻佛的指示,和麻佛一起用手指按住硬幣,然後誠心的請求錢仙到來,過不了多久,硬幣開始慢慢的移動,像有生命似的在紙上漫遊。西斯驚訝不已,而麻佛應該是大風大浪看多了,所以顯得很鎮定,他不慌不忙的開始問錢仙第一個問題,但西斯的手卻忽然離開了硬幣。

  「西斯,手不能離開錢啦。」麻佛緊張的提醒,他的視線從硬幣上抬起望向西斯,卻看到他低垂著頭,很不對勁的樣子,麻佛心中一凜。

  「西斯……?」麻佛試探性的喊他。

  只見西斯緩緩抬起頭,左手按著自己的頸間,左搖右晃的舒展著頸關節,關節處發出「喀、喀」的聲音。

  「你…是誰?」終於察覺到西斯異樣的麻佛,用一種飽含恐懼的聲音問。

  顯然是被不知道何方神聖附身的西斯,正對麻佛露出迷人的微笑。

  「你說呢?是你叫我出來的。」西斯,或者說被奇怪東西附身的西斯,這樣對麻佛說。他的聲音變得好像不是他自己的,很低,很沉,很溫柔,彷彿來自幽冥的呼喚。

  「你…你是他吧?那個半夜會壓我床的阿飄……」麻佛驚恐的推測。最近,他已經連續幾晚都被鬼壓床,讓他睡不安眠。隱約間,他看到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一樣大的男人,一直看著自己。

  那個麻佛口中的「他」笑了,不承認亦不否認。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麻佛從小到大因為體質的關係,和不少靈界的朋友溝通過,但是感覺到被深切的糾纏,這還是第一次。

  「我想要你。」他直截了當的就表明態度,聽得在一旁的阿靈差點昏倒。

  「麻佛!」阿靈擔心的喊他,怕他遭遇不測。

  「別礙事。」男鬼連頭也沒看向阿靈,只有手半舉起,手心朝著他,做出了一個停止的手勢,阿靈就被噤聲了,人也像是被控制住,只能乖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動也不能動。

  現在寢室裡五個人類,除了被控制的阿靈,還有躲在棉被裡發抖的塔羅,和一個從頭到尾都不知道發生什麼恐怖事,昏睡中的阿夢,就只剩下被附身的西斯和麻佛。

  不要指望別人來救自己。麻佛感覺到此刻的孤立無援,了解的瞬間就是絕望。

  「我們來做個交易吧。你讓我上一次,我滿足了自然就不會再纏著你,也不會傷害你的朋友們。」他摸了摸自己,也就是西斯的身體,雖然不太滿意這個容器(因為沒有30cm),也只能將就一下。

  「我有選擇的餘地嗎?」麻佛接近哭泣的說。

  欣喜於麻佛的冰雪聰明,通情達理,男鬼讚許的伸手拂拭他蒼白的面頰。

  「不,你沒有。」這場遊戲是他在作主。

  「那請你小力一點……」既然如此,也沒必要反抗了,麻佛別無選擇的放棄,只是他覺得對西斯很過意不去,竟然把無辜的他牽連進來。

  「你怎麼天真得這麼可愛……」男鬼憐惜的撫觸他,指尖從他的臉龐滑過他粉白的頸,然後吻上他的唇。

  那是屬於人類的溫暖,他曾經擁有過,卻已失去的東西,帶給他一種遙遠的熟悉感。

  讓他好像重新再活一遍。






  阿甲拿著準備要送給西斯的情趣用品禮盒,正在前往尋找西斯的路上。在吵架後的一個禮拜,他已經從一開始的氣頭上,到後來慢慢冷靜,也想了很多,最後是在權衡孰輕孰重之下,還是想給這段感情一次機會。

  也許就像黑特說的:「西斯這麼幼稚就算了,他從小到大就是這樣被慣壞的,你還和他一樣像個小孩子?」

  他的話一語驚醒夢中人,阿甲覺得自己應該要再更成熟一點才對,所以決定放下身段先去找西斯合好,於是他詢問了黑特西斯的去處,來到男宿C棟。

  才到444室的門口,阿甲就聽到了房裡傳來奇怪的聲音,像是A片裡的呻吟……但是也許真的只是阿宅們看片喇叭開太大聲而不自覺,這種事在男宿裡並不少見。

  於是他還是敲了門,沒人應門,他試著轉動門把,門沒鎖,悄悄的開啟,他好奇的推門而入,結果看到這世上他最不想目睹的一幕……

  門的另一端,世界的真實。

  阿甲手上的禮盒應聲掉落,就像他的心一樣,被摔得四分五裂。







  「嗯……啊……」麻佛咬著下唇,努力不發出聲音,但是快感的衝擊席捲而來,他漸漸分不清楚現實與虛幻。被附身的西斯一次又一次的撞進自己的體內,頂到他最敏感的深處,讓他全身發麻,他的手只能緊緊勾住西斯的脖頸,感覺到他的體溫從一開始的冰冷,到現在和自己一樣的炙熱。

  「不要了……我真的…會死掉……」他們已經做了不只一次,這讓初經人事的麻佛無論是在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負荷不了,即使對方是個人也一樣,何況對方是個被鬼魂附身的人,誰受得了?大概只有五樓可以。麻佛用著像是哭泣的聲音求饒,那模樣,很令人心疼。

  「死掉就可以和我在一起了。」男鬼語出驚人,他的話讓麻佛的眼中頓時浮現懼色,不過他隨即改口,「我開玩笑的。」被附身的西斯眼神黯淡下來,說完話,便將自己熱燙的慾望深深埋進麻佛腿間,狠狠進出。

  此時,444室的房門被打開,阿甲站在門外,目睹西斯正在抽插另一個男孩,一時之間,阿甲真的傻了,禮盒從手中掉落也不自知。

  而在他開門的那瞬間,房內的磁場也因他的出現而被破壞,再加上阿甲是個陽氣極重的人,讓男鬼稍微分神,而這一分神就讓阿靈覷了個間隙,往西斯頭上貼符,男鬼暫時被驅離,西斯才真正清醒過來,但他所要面對的卻是空前的混亂。在自己身下全身赤裸而且滿身是洨的麻佛,還有看到這種場面不誤會也難、盛怒離開的阿甲,西斯甚至沒有時間去害怕關於被惡鬼附身 的這件事,不顧還需要清理的麻佛,西斯套上褲子,急急忙忙的就追了出去。

  「阿甲~你等一下,等一下啦!」西斯一路狂奔,阿甲卻像是充耳不聞似的疾步往前走。西斯一直到宿舍中庭才追上阿甲,「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誤會我了……」他焦急的去拉阿甲的手,想讓他面向自己。

  「所以說我剛剛看到的難道是我的幻覺嗎?」阿甲用力甩開西斯的手,大聲的反問。

  他覺得好心痛,他以為西斯對他起碼還會有點感情,至少還會有些忠誠存在,吵了架後也許也會在夜深人靜時後悔,只是嘴硬不願意說。但沒想到他們才分開一個禮拜,才七天!西斯就管不住自己的身體,換去督別人,而且還不是女人!莫非是想要挑釁自己?阿甲越想越怒,覺得眼眶一片濕熱,直到有液體順著臉頰滑落,他才發現自己流淚了。

  噢幹!他幹嘛要為了西斯而哭啊!還好自己背對西斯,他見不到自己的淚水,阿甲以手背暗暗拭去。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說啦!」西斯慌張的想解釋,但雖然這樣說,事情發展如此曲折離奇,真要解釋起來,他也沒有那個信心能讓阿甲相信自己是被鬼附身才會做出非自願的「性行為」。

  整個被附身的過程,其實西斯是有意識的,只是不能自主。那種感覺就像是他的身體是一個房子,而他和那隻鬼共處一室,但鬼是綁匪,他是那個被綁在椅子上的人質。綁匪要挾持人質要求警方給他直昇機真的也不代表人質的立場,所以不能怪人質啊!人質只是被害者而已。不知道這樣的說法,阿甲會不會接受?

  「我不要聽!」阿甲背對西斯大吼。
  「你聽我說啦!」西斯哀求。
  「我不要聽啦!」
  「你聽我說啦……」西斯快哭了。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阿甲難得這麼堅持。

  同樣的對白,如此重複了數分鐘,阿甲和西斯的爭吵聲迴盪在男宿區中,在只有蛙鳴的夜裡特別明顯,許多鄉民在自己的寢室裡開了窗子就待在窗邊看熱鬧。

  終於,有勇者發出正義之聲。

  「靠!你就聽他說一下是會死嗎? 」勇者黑特打開寢室的窗子對他們咆哮。

  男宿區隨著黑特的首先發難而爆出了其他的吆喝聲,覺得很丟臉的阿甲只好把西斯拉到別的角落。

  大概是冷靜下來了,阿甲終於可以再次面對西斯,但他一轉頭就看到西斯頭上貼著一張符,他覺得莫名其妙,皺著眉頭將符撕掉。

  「為什麼你頭上會有符?」完了完了,要變殭屍了嗎?

  「這就是我要和你說的事……」西斯欲哭無淚。

  西斯將一切的來龍去脈都一五一十的告訴阿甲,過程中他偷偷的觀察阿甲的反應,而阿甲只是眉頭深鎖。

  「比扯鈴還扯!」最後,他下了這樣的評語。

  這實在太豪洨啦!教他要怎麼相信!

  「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騙我?」阿甲半信半疑。他雖然很想要相信,但是今天姑且不論是不是發生在西斯身上,就算是發生在別人身上,和自己沒有直接的利害關係,聽人轉述他也很難信服。

  「帶我去收驚……」西斯可憐兮兮的揪著阿甲的衣服。

  之後,阿甲帶西斯去五霸廟收驚,廟公證實了西斯的說法,他真的曾被不乾淨的東西纏上過。

  「都是因為你平常虧心事做太多,所以才會有報應的!」逼西斯喝完符水後,阿甲又拽著他到五霸神像前,壓著他磕了好幾個響頭,誠心悔改,這才結束了整個折騰人的流程。

  不過危機就是轉機,那就是他們已經合好如初了,像沒吵過架那樣。因為和這麼可怕的事相比,之前吵架的原因就顯得不值一提了。

  此外,經過這次的猛鬼附身事件後,也許是被嚇到了,西斯變得收斂許多,不再那麼咄咄逼人和高高在上,減少了和路邊正妹搭訕的次數,和之前的跋扈比起來,現在算是還滿、乖、巧、的。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短時期的曇花一現,會不會不久後又故態復萌,總之阿甲覺得現在的西斯還滿耐斯的,不會再逼他做些特技動作,綵衣娛親。

  「這個藥膏塗了之後呢,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可以幫你擋去所有的妖魔鬼怪,讓他們不敢再近你的身。」阿甲煞有其事的說,他正跪在西斯的腿間,拿著一大罐透明的膏狀物往自己的30cm和西斯的後庭上塗。

  「那只是一般的潤滑劑吧。」西斯質疑。

  「不不不,這是有過過香爐的。」阿甲認真的說。他還在塗他的30cm,可能是因為太大了,所以要塗很久。

  不過雖然阿甲這麼說,但西斯怎麼就還是想到那些騙色神棍的新聞,謊稱把藥塗在屌上,再藉由調和之術,方可醫治你的隱疾。

  「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和你說……」阿甲欲言又止。

  「嗯?」大概是嫌他塗得太慢,西斯也開始幫他塗。

  「我想去做縮屌手術,你覺得怎樣?」語不驚人死不休,阿甲的一句話震得西斯停下手邊的動作。

  他說30cm的生活很不方便,潤滑劑一次就要用掉半瓶,很浪費。

  西斯無言,他知道阿甲一定是故意的,用這種問法來試探自己,他一旦反對,就好像他真的只在乎30cm而已。

  可是他也不能昧著良心表示贊成啊!他怎麼捨得?那可是鄉民夢寐以求的30cm啊~~~!!

  西斯陷入天人交戰,看著這樣的他,阿甲覺得很有趣。

  「那……分一半給我好了。」西斯痛苦的做出決定,阿甲忍不住笑了,他愛憐的摸著西斯的頭髮。

  「全部都給你好了。」他笑意盎然的說。

  然後一個挺身,聽到西斯的呻吟。



  (完)


不可不知的梗註解:
1.西斯+飄文的最佳典範:#1AFeV9Jr (sex)
2.阿甲和西斯的吵架梗源自笨板:#1AFUQBL7 (StupidClown)
3.麻佛板(飄板)的室友們:解夢板、靈學板、塔羅牌板
4.門的另一端,世界的真實:PTT很有名的簽名檔和推圖,看圖比較快↓

◢ _▃_ 老婆,我回來了!還買了禮物要...
█   囧
]     /■\                    妳技術不錯嘛!
█    || ︵︵■β      ○
◤◥◣◥◣           (|\ 唔..好
        ◥██◣        /`○rz
╔═════════════╗
║                                                    ║
║ 門的另一端,世界的真實。   ║
║                                                    ║
║        gayb/cAshoNly     ║
╚═════════════╝






後記:
寫些沒有在板上說的事好了…
下篇是咔咔獸X就可,應該會是個很可愛的故事
所以需要再沉潛一陣子想梗ww

PTT的板擬人寫到這回已三萬五千字左右了說,真是始料未及的事 Σ(゚д゚;)
一開始只是好玩而已,沒想到寫出了感情(一定是因為我太鄉民的關係)
也很開心迴響這麼多,自從寫了鄉民文,我都會收到情書耶!考試也考100了喔!(笑)
不過情書的內容好像都是柔性催政八文的居多(笑)
說實話我一直說要讓政八壓軸不是因為他們很重量級
而是因為我還沒想好要怎麼寫(汗)
但是拖越久鄉民的懸念好像越大,這真的不是我的原意啊…
政黑的故事標題我早就想好囉,就叫《八年遺毒》吧ww(認真)
從交往八年,分手之後的日子開始寫XD
不過這個故事的檔期真的是最後
在那之前…還有咔咔獸X就可、汪黑、表本,和其他可能寫可能不寫的板待寫

希望完稿的那天早點到來

甜蘋果
 
 
這篇真的是給人震撼!所以又多一對鬼男X麻佛嗎?
可憐的西施,被附身就算還被嫌(笑
不過阿甲也辛苦了,居然發生這種事(比扯鈴還扯!
到事西施啊,分你一半?全部給你你也用不到啊(受不須要很大
下一回是咔咔獸X就可?期待更新!
(八年遺毒感覺就很曲折,天啊,出本應該是沒問題了
甜蘋果 #-
 
30cm是一種精神象徵,對鄉民來說有總比沒有好XD
下一回因為會講很多就可,所以就可板潛水中w
蹄少~ #-
 
麻佛其實也是淫蕩體質?(笑)

劇情真是愈來愈扯了
之後該不會有男鬼X麻佛吧?


...到底阿甲喜歡西斯哪裡?臉?身材?囧
甜蘋果 #-
 
應該不會吧,目前要寫的文章太多了= =

阿甲應該是喜歡…征服異男的感覺囧
(這樣子還算愛嗎)
不過應該也是覺得西斯有時候還滿可愛的ww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30-a2146df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