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0/Glee/sanny/klaine】Blue Hawaii 
hawaii-five0-03.jpg
(其實他們平常不會穿成這樣www,但是kono這樣好漂亮唷)

標題:blue Hawaii
配對:Blaine/Kurt、Steve/Danny
分級:PG
概要:glee和hawaii 5-0的crossover,兩個願望一次滿足(?)
klaine去夏威夷玩,碰到了一起兇殺案,並遇到了偵辦此案的5-0小組




Danny的警察生涯中看過各式各樣的屍體,但是都比不上眼前這具令他頭皮發麻。

女孩被棄屍於郊區,灰白的臉上是兩個凹陷的眼窟--她的雙眼被挖掉了。而這已經是近日來第三起的挖眼命案,他們目前是這樣給它起名的。

「我把我的早餐都吐掉了,這個兇手欠我一頓早餐。」Danny看著屍體搖頭,在想是哪種精神病患會做出這種變態的事。

「是什麼?紐澤西空運來的三明治嗎?」Steve調侃他。

「哈哈哈,真好笑。」Danny白了Steve一眼,很假的乾笑兩聲,不喜歡他一天到晚暗示且嘲笑自己太思鄉。

此時,Kono走過來向Steve匯報案情進展,她說警方剛才確定了死者的身分,外地人,和男友來夏威夷渡假,但是兩天前在阿卡哈依飯店裡失蹤,之後就下落不明,直到現在被發現。

「很好,繼續調查這個死者和另外兩位的關連性,我和Danny去飯店看看有沒有目擊證人。」Steve下達指示。

於是Steve開著Danny的車和Danny一起前往威基基的阿卡哈依飯店。






Steve敲了敲死者原先所下榻房間的隔壁房,來應門的是個卷髮男人,當他看到Steve亮出他的警徽時,表情仍舊一頭霧水,像是不了解自己究竟做了什麼事會讓警察找上門。

「是誰啊?」另一個細緻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聲音的主人是個容貌美麗的男人,他的五官長得十分精緻,他有著寶石般剔透明亮的藍眼眸和白雪般的膚色,鼻樑撐起典雅的線條,每個角度都無懈可擊,他完美得就像萬中選一的陶瓷娃娃。

Steve的生活總是只有粗枝大葉的男人們,他第一次看到男人也可以長得這麼漂亮,忍不住挑起了眉打量了一下對方。

「5-0特遣隊,希望你們配合協助調查。」

在他說明來意之後,對方的表情雖然有點驚訝,但還是乖乖開門讓他們進去,那是一間只有一張床的雙人房,Steve馬上就了解到眼前這兩個男人是什麼關係。

「名字?」

「Blaine Anderson。」卷髮青年說。
「Kurt Hummel。」美麗的男人接在他的後面回答。

Danny拿出一張死者生前的照片給他們兩人看,問他們對死者有沒有印象,但兩人看過照片後卻都搖頭。

「你們前天下午三點的時候人在哪裡?」會這麼問是因為警方研判死者是在那個時間點失蹤的。

被這麼一問,Blaine和Kurt同時陷入回想中,Kurt轉動藍眸,半張著嘴欲言又止的模樣,最後是Blaine先說他們那個時候在房間裡。

「那你們有聽到什麼動靜嗎?不尋常的噪音或是其他騷動?」

「我那個時候在洗澡,所以聽不到外面的聲音……」Blaine緩慢的解釋,Kurt在他旁邊表情變得有些僵硬。

「ok,你在洗澡,那另一個人有聽到什麼嗎?」問到目前為止,Danny還沒有感覺到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我……」Kurt緊張的眨了眨眼睛,Blaine立刻幫他解危,說那個時候他們都在洗澡,誰也沒辦法注意到外面的事情。

「你們都在洗澡?很好,那應該也花不了半小時吧,之後有聽到什麼嗎?」Danny鍥而不捨的繼續逼問。

「Danny…」Steve看出兩人的窘迫,於是想示意Danny到此為止就好,但Danny卻不理他。

「如果沒辦法確實回答的話,這樣也算有涉案嫌疑喔。」Danny開始恐嚇兩人。

「前天下午三點我們在浴室裡做愛,所以洗了兩小時。」Blaine再也受不了被誤會,於是決定說清楚,他的坦白招來Kurt的一陣驚呼。

「Blaine!」Kurt感覺自己的臉頰火燙起來,他不敢和Danny眼神接觸。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沒有心思注意外面聲音的原因。」Blaine繼續補充,因為那個時候他只聽得到水聲和Kurt的呻吟。

這個理由很合情合理,這下換Danny尷尬了。

「呃…我想我問完了……若是有其他的問題,會再聯絡你們……」Danny勉強自己扯出一個微笑。

「在浴缸裡做很有趣,哪天你們也可以一起試試看。」大概是把話說開之後就再也無所顧忌,Blaine反而侃侃而談起來。

「我…什麼?」Danny以為自己幻聽,剛才這位先生似乎給了自己一個很可怕的建議,他希望他一輩子都不曾知道的事情。

「你們是一對,對吧?」Blaine指著Danny和Steve說,結果立刻被Kurt罵了,「你不能這樣,有些人不喜歡被拆穿。」Kurt小聲的和Blaine說,但完全被站在他們面前的Danny聽得一清二楚,他瞠大眼睛,不敢相信這誤會有多大,Steve倒是很樂在其中的在偷笑。

「等等,我們不是一對。」Danny強調。

「Danny他自己這樣覺得。」Steve笑得非常燦爛,故意要越描越黑。

「你什麼意思!?」Danny真的受不了搭檔的瘋言瘋語,他想有一天、總有一天,他會陪著Steve一起被送到精神病院。

「By the way,你的刺青很帥。」Kurt指了指Steve的兩臂,被稱讚的Steve露出陽光的笑容,Blaine卻皺著眉很困惑的樣子。

「我以為你討厭別人刺青。」

「有些人刺就是不一樣嘛。」Kurt聳聳肩,刻意迴避Blaine的眼神。

走出飯店的Danny心裡一直在琢磨著一件事。

「你剛才在和那個pretty boy調情嗎?」他終於忍不住問了。

「你在吃醋嗎?」Steve勾起嘴角。

「NO~~~為什麼你會這樣想?」Danny激烈否認,但是Steve連聽都沒有聽就鑽入他的車內。

他哈哈大笑,這無疑的是他今天最愉快的一段時光。







Kurt拿著兩杯藍色夏威夷走回沙灘上,Blaine的身邊。

「特地幫你點的藍色夏威夷。」誰教Blaine自從來到夏威夷一下飛機後,就把貓王的《blue hawaii》掛在嘴邊哼唱應應景。

「謝謝。」Blaine接過那杯鮮豔的藍色調酒。

此時天空滿是粉橘的雲彩,夕陽有一半沒入了太平洋中,巨大的火球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燒熔出一窪暖金,閃耀著綺麗的光亮,夏威夷的晚霞十分美麗,但再怎麼美麗,也比不上Kurt的十分之一。Blaine看著沐浴在橙黃暮色中的Kurt,一時失了神。

「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Kurt從剛才就覺得Blaine好像有什麼事想和他說的樣子,但等了好久,他還是一直保持在那個狀態,他只好主動問他。

「我忘了,你美到讓我忘記要說什麼了……」這是實話,他凝視著夕陽中的Kurt,想了一下後開口:「大概是我愛你吧。」他傻笑。

Kurt低下頭,抿唇淺笑,Blaine也將臉偏了一個角度,吻上Kurt的唇。

此時此刻太美好,讓他們短暫的遺忘了這個看似人間天堂的某處,仍然有著可怕的殺人事件在發生。





在確定了第二位被害人的身分之後,5-0終於找到了其中的關連。

「她們都是藍眼睛。」一開始他們以為第一位被害人和第三位被害人的眼睛顏色相同只是巧合,但在Kono去拜訪了第二位被害人的家裡,看到被害人生前的照片後,才更加證實了之前的臆測。

看來他們的嫌犯對藍色眼睛情有獨鍾。

「他到底把眼睛挖走要做什麼?」Danny皺著眉頭看著屍體的檔案照片,那一個一個的黑眼窟深不見底,像在訴說她們深不見底的悲傷。

「也許是他的收藏品,很多精神病患都有所謂的戀物癖。」

「所以我們要面對一個變態,腦筋不正常的連續殺人犯。」Danny開始慶幸Grace的眼睛不是藍的。

「Boss,你猜怎麼樣,我們在這三具屍體中的血液裡都檢測到一種動物鎮定劑的反應。」Kono將檢測報告書放到桌上,和大家解釋那是一種藥效比嗎啡更強烈的鎮定劑,人被打上一劑,沒有半天是醒不過來的。

不過也因為這種鎮定劑屬於專業用藥,只有合法的畜牧業與獸醫師能取得,大大縮小了偵察的範圍,有助於他們早日將犯人繩之以法。

「很好,把棄屍地點附近有資格領取這種藥劑的人的清單列出來,再從中過濾出有精神病史的傢伙。」Steve摸著下巴說。

他們還必須對附近民眾發出警告--警告那些有著藍眼睛的年輕女人們,在最近要提高警覺。





聽到門鈴聲,Kurt去應門的時候外面站著一個穿著制服的清潔工,他用抱歉的笑容和Kurt說白天在清理他們房間時好像不小心把手錶遺落在他們的浴室裡了。

「可以讓我進去裡面找一下嗎?」

「現在浴室有人用,我幫你拿好了,還記得掉在哪裡嗎?」

男人聞言微笑。這樣更好。

「洗臉台上面的樣子…」

Kurt轉過身準備走去浴室,誰知道這一個轉身,就有可能讓他再也見不到Blaine,他感到脖子被刺入一個尖銳的東西,然後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他失去了意識。

一切發生得太快,在倒下去之前他甚至沒有看清楚男人的臉。

當Blaine從浴室洗完澡走出來的時候,他看到半開的房門和一隻掉落在地上的針筒,房裡遍尋不著Kurt的身影,他有一種非常、非常糟糕的預感。





「這不合理,忽然改變目標類型不符合連續殺人犯的行為模式。」Danny指出嫌犯之前的目標都是藍眼女人,他為什麼要對身為男人的Kurt下手。

他們原本認為Kurt被擄和之前一連串的挖眼命案是不同的歹徒所為,但是實驗室測出了現場掉落的針筒裡所殘留的藥劑和挖眼命案所用的是一樣的動物鎮定劑,推翻了他們的假設。

「還是說,也許嫌犯並不是針對性別,之前都是女性受害只是巧合,他真正在意的只有藍眼睛?」Steve突破了他們之前的盲點。

也許,他找到了他理想中的藍眼睛。

而對美麗的追求,是沒有限制的。
  





Kurt在浪漫的香頌旋律中醒來。

他的意識一片渾沌,他必需花上比平常多上好幾倍的時間才能理解他目前的處境,他倒臥在冰冷的地面上,手腳被束縛住,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巨大的籠子裡。

他眨了眨眼,從地面的角度努力的向上看,他猜想這裡是個地下室,被布置得很有異國情調,至少,一點都不夏威夷。他也很愛Lucienne Delyle的Mon amant de saint Jean,但他死都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聽。

「oh beautiful,你醒了。」男人注意到他製造出的聲響,便放下了手邊幫眼珠泡藥水的工作,開啟籠子,來到Kurt的身邊。

他將Kurt的身體扶起來,讓他可以靠著鐵圍欄坐著。男人伸手去撫摸Kurt的臉頰,即使Kurt的眼中盛滿了恐懼,他凝視他的眼神依舊充滿了愛。

「你是所有的藍眼睛裡,最美麗的一個。」他讚嘆道。

怎麼會有這麼純粹潔淨閃亮的藍,感覺好像整片大海和天空都是從這雙眼睛中誕生的,完美得不能再更完美了,他一定就是神賜給他的禮物,男人感動的想。

當他在海邊的酒吧第一次看見他的雙眼時,他忘了呼吸,感覺到命運在呼喚自己,他的血液在沸騰。

他一定可以成為他驕傲的收藏品。
  
他的眼睛就是他的壓箱之寶。

可是心滿意足的男人也有他的煩惱,收藏品自然要放入玻璃罐中才算完成,但是他又覺得會轉動的眼珠才能將本身的美表現得淋漓盡致,他知道這就像是既想看到玫瑰在朝露中盛開,又想摘取下來裝飾在自家的餐桌上,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自古以來的難題,他太貪心了。

男人用食指輕輕沿著Kurt的眼窩繞了一圈,然後以拇指按著他的顴骨,食指壓著他的眉毛,緩緩施力撐開Kurt的上下眼瞼,似乎在思考著要從哪裡下刀才不會破壞到他心愛的藍眼睛。

面對男人的碰觸,Kurt渾身發抖,他想起那天那兩個警探說過的話,那些女人是怎麼死的,當他看到當地新聞發出的藍眼警告,他本來還在想自己不會危險,畢竟他又不是女人--沒想到就真的被他碰上了。現在他只要想到可能再也見不到Blaine和爸爸,他就害怕得想哭。

「請不要殺我……我…可以給你更多其他東西……」Kurt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敢和一個神經病殺人魔說話,大概是求生的意志戰勝了應有的恐懼。  

「比如說?」男人笑了,他倒是很好奇他能給自己什麼,尤其是當自己最想要的東西就是他那對藍眼睛的時候。

「我可以為你唱歌……」Kurt怯怯的說,他注意到男人所放的音樂,他推測男人喜愛香頌,於是他鼓起勇氣輕輕哼起Lucienne Boyer的Parlez-moi d'amour,儘管這歌詞不合時宜而且配合此情此景還非常詭異,儘管顫抖讓他中氣不足無法唱好歌曲,他仍然努力的想討好男人,他想也許這樣可以為自己爭取一些時間和生存的機會。

看著Kurt一邊唱歌一邊流淚,男人的心被觸動了,那雙藍眼睛流出淚水的模樣讓他深深著迷,如果Kurt死掉的話,就再也看不到了……

「太好了,我一直想要一隻金絲雀。」
他看著Kurt的眼睛微笑,溫和如水的,卻讓Kurt不寒而慄。





Blaine坐在5-O總部外長廊的椅子上,雙肘撐在膝蓋上,他煩亂的抓著自己的頭髮,對Kurt的擔心讓他陷入瘋狂邊緣。

Danny看他快要崩潰,便走到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身邊坐下來。
「你該睡一覺了。」這個大男孩從事發到現在已經整整兩天沒有闔眼的守在5-O總部外,他們曾勸過他很多次希望他能回飯店休息,但他總是堅持留下,就為了關心最新的案情進度。

「你不懂,我根本就睡不著。」只要一想到Kurt被某個變態抓走,至今生死未卜,他就覺得椎心刺骨般的痛苦。

「事實上,我懂。我有個八歲的女兒,她曾經被持槍歹徒劫車,雖然她之後沒有事,但那次真的讓我氣死了……」即使對象不同,只要稍微轉換想像,他就能將心比心,「我想說的是……我了解那種對自己重要的人遭受生命威脅的感覺。」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都怪我把他帶來這裡……」Blaine懊惱的想。他們原本是來慶祝交往七週年的紀念日,當初他們有好幾個地點可以選擇,邁阿密、賭城……是他選擇來夏威夷的,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他寧可在第五大道和Kurt約會就好。

「嘿…這並不是你的錯,你不能怪自己,我想Kurt也是知道的。」Danny拍拍Blaine的背。

但是再多的安慰都無法平撫Blaine悲痛欲絕的心情,他和Danny說他和Kurt從十七歲就開始交往了,Kurt就是他的一切,如果沒有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活下去。他就像一條離水的魚,快要不能呼吸。

「別這麼想,我們會把他找回來的。」

「我本來打算在夏威夷的海邊和他求婚的……我想告訴他我想和他共渡餘生,但是卻因為太緊張了而開不了口,萬一……我再也沒機會和他說怎麼辦?」Blaine掩面,他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眼看心愛的人危在旦夕,自己卻束手無策,這種感覺真是糟透了。

「等我們把他救回來,你就把剛才說過的話再和他說一次,我想他會答應你的求婚的。」Danny看著眼前的大男孩,想起了當年要向Rachel求婚前的自己,那個時候他也是緊張到連心臟都快吐出來了,害怕對方拒絕自己怎麼辦,還好結果是好的。

「你真的這樣覺得嗎?」Blaine眼泛淚光的看著Danny。而此時Kono從裡面走出來,打斷了兩個男人的談心。

「我想我找到了我們的嫌疑犯。」Kono對Danny招手,示意他過來。

而這對Blaine來說,無疑的是絕望黑夜裡的一線光亮。




  
一罐裝有死人眼珠的玻璃瓶被重重放到Kurt的面前,Kurt無法直視,只好閉上眼別過臉。

他覺得自己快吐了。

「為什麼美麗的東西都無法永久保存呢?」流星會消逝,花朵會凋零,這世界奪走了所有他曾經擁有過的美麗。瓶罐中開始和藥劑混濁在一起的藍色眼珠像在嘲笑著他,有些東西你永遠也得不到,而那好傷他的心。

「你說過會留我下來的……」Kurt看到男人拿著針筒進來,他知道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於是開始求饒。

「我很抱歉,beautiful,我後悔了。」男人露出歉然的笑意,將針筒中的空氣擠掉,直到針尖噴出了些許液體。

Kurt瞠大雙眼。




5-O特遣隊率領著火奴魯魯警局的大批警員荷槍實彈的來到嫌犯住處,分批進行包抄,Steve和Danny悄悄逼近到嫌犯家門,在一片如死的沉重氣氛下,他們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Steve率先踢開大門,Danny進入室內後拿著槍一邊指著前方一邊檢查每一間房。

「安全。」

「這邊也安全。」Steve放下手槍,環顧著空蕩無人的屋子,不禁疑竇頓生。

「你看這杯飲料,冰塊還沒全部融化,他剛才一定還在這裡。」Danny仔細觀察著四周,發現嫌犯真的很愛藍色,室內清一色的藍色裝飾。

「嘿、Danny,這邊。」Steve在樓梯後方發現了一道暗門,連接著往地下室的通道。

而當他們再繼續往下搜索,竟看到了讓他們無法置信的一幕。




在一個巨大的鐵籠中,嫌犯正抱著Kurt放聲大哭,渾然不覺他們的到訪,於是Steve很快的就制服了毫無防備的嫌犯,並將他交給Danny。

「收押他,丹丹。」

Danny將嫌犯銬上手銬,而嫌犯在被押送出去的過程間還不時的回頭望向Kurt,請求不要讓他們分開,結果換來Danny的打頭,加速把他送走。

Steve幫Kurt解開綁在他手上的繩索,他問他有沒有受傷,Kurt搖了搖頭,但是因為嫌犯給他下藥的關係,他虛弱得無法自己走路,於是Steve將他打橫抱起,帶他離開這個囚禁他的夢魘之地。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Steve好奇的問,他從沒看過一個殺人魔會在自己的獵物前哭得像個孩子。

「噢…他把我當成他媽媽了。」Kurt淡淡的說,在這兩天被拘禁的時間裡,他常常聽到嫌犯哼著一段他耳熟但想不起來是什麼的旋律,最後,他終於想起來了。

「我唱了一首法國的搖籃曲給他聽,我想我讓他想起他媽媽了。」也許他媽媽常在夜裡唱著這首歌哄他入眠,他才會對這首歌感情這麼深。

「他媽媽的確是法國人,你怎麼知道的?」Steve想起了kono調查的報告指出嫌犯的母親在前幾個月前過世了,在那之前他們母子倆一直相依為命,對母親死亡的悲傷是觸發嫌犯犯下多起命案的開關。

「猜的…」那遙遠的香頌,那充滿異國情調的擺設,都不像是男人會擁有的東西,然後當他瞥到相框中的藍眼女人,他想他知道了原因。

Kurt閉上眼,覺得好累了,他現在想見的只有一個人。





Kurt和Blaine在醫院中重逢。

雖然Kurt沒有明顯外傷,但因為被注射了過多藥劑需要住院觀察,所幸在治療之後復元情況良好,相信很快就能出院返家。

「Kurt!」Blaine一看到歷劫歸來的Kurt立刻衝向病床前抱住他,能再度聞到屬於Kurt的氣息,確定他就在自己的懷抱裡,Blaine激動得落淚。

「Blaine!」Kurt也伸出手圈住他,兩人相擁而泣。

「我聽他們說你的事了,天啊!你好勇敢!就像一千零一夜裡的公主一樣。」他的寶貝果然擁有讓全世界都愛上他的神奇魔法。

「就像一千零一夜裡的公主。」Kurt重複他的形容,接著笑了。他摸著Blaine的臉頰,他想他發現了一種永恆美麗的感情。

這個世界上,一定還是有著不會消逝的東西。

比流星更閃耀,比花朵更鮮妍。

「聽著,Kurt,我有件重要的事想和你說。」Blaine深吸了一口氣,他緊張的看向站在門旁的Danny。

Danny做出無聲的嘴形和手勢鼓勵他說出來,然後自知是電燈泡便拉著Steve一起退出房間外,留給房內的兩人屬於情侶的小世界。




  
一個月後,5-O總部收到了來自Kurt和Blaine的喜帖,邀請他們去紐約參加他們的婚禮。

「天啊,這個叫Kurt的男孩也太會烤餅乾了吧,這實在太棒了,我一直以為我死前最後一餐要吃鎮上那間店的泡芙,不過這個比那個更棒,我想我應該去搶婚。」Danny吃著和喜帖一起寄來的手工餅乾,誇張的稱讚著。

「給我一片。」Steve向他伸手。

「給你半片。」Danny只折了半塊餅乾給Steve,他捧著盒子沒有要放手的意思,提防著Steve好像他隨時要行搶。

「嘿、是我把他救出來的耶。」Steve一邊抗議,一邊咬下那半塊餅乾。

嗯~真的很好吃!他也一同加入搶婚的行列好了!

「不對,是我們一起把他救出來的。」Danny糾正他。

「如果你這麼喜歡吃餅乾的話,我也可以烤給你吃。」Steve表示:他也是會下廚的!

「吃你做的東西我寧願吃沙拉。」可惜Danny並不領情。

「婚禮,要去嗎?」Steve揚了揚隨著喜帖附上的機票,Blaine和Kurt很有誠意,連這部分都想好了,看來真的很希望他們能出席。

「為什麼不,我還可以順便回家。」紐澤西離紐約並不遠。

「太好了,我一直很想見見你的家人。」Steve擅自作主的說。

「拜託你不要來……」

男人們的扮嘴從來沒有停止過。

今天的夏威夷也還是豔陽高照。


-end-


後記:

我要同時應援兩對才寫了這篇文的!(好懶…)
聽說AXN把親愛的Danno翻成丹丹(神翻譯!)
可是一想到boss若是在作戰時喊Danny丹丹
就覺得……整個緊張感全失XD

寫到後面默默覺得boss和Kurt也不錯的亂萌(喂!)
一定是因為boss太有男子氣概了>////<

希望可以同時推廣這兩部美劇
讓看過H50沒看過的去看GLEE(當然也可以只看網友剪的klaine合集XD)
看過GLEE沒看過H50的去看H50(這兩位男主角吵架很萌喔!)
 
黑離 #-
 
先推拉~棒~!
影真 #-
 
Kurt的廚藝太好了 XDD

不是有句話說:要收服一個人的心要先收服他的胃嗎 XD
Blaine不要讓Kurt被搶走~~~~
#-
 
BOSS也太帥了吧 ~第一次看他穿這樣的西裝~*///////*~
Mrs. Criss #-
 
第一段真是太經典了:$$$$$$$$$$$$$
看不膩:$$$$
甜蘋果 #-
 
BOSS超帥的>////<
露出手臂刺青的時候也超性感(不知道那是演員的刺青還是…?)
pinnie #-
 
「收押他,丹丹。」←明明是緊張的氛圍卻害我不小心笑出來XDD愛鬥嘴的情侶檔以及甜蜜蜜的Klaine真是太可愛了!!!XD
甜蘋果 #-
 
pinnie:我也覺得「收押他,丹丹」這句真是讓緊張感頓失!!想到AXN這樣翻我就心花怒放XD(?)
lala #-
 
好萌啊~~ 要是更長就好了>< 雖然現在已經很美好XD
甜蘋果 #-
 
很多人不想看kurt受苦太久呢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213-7b6c3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