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3 

**和PTT上的分集不一樣,內容並沒有差別


Part 3. 濃稠的白色液體,是我對你的思念。

  黑特離開沒多久,警察就進來解開汪踢的手銬和他說他被無罪釋放,可以走了。汪踢對於忽然重獲自由一方面感到高興,一方面卻又疑惑,詢問之下警察才說那個女孩對他撤銷告訴了。

  「撤銷告訴…怎麼會?」汪踢還在思考,但一看到歐兔從門外探進頭來對著他嘻嘻笑,他就知道一切都不意外了。

  「你是怎麼辦到的?」回家的路上,汪踢好奇的問歐兔。

  歐兔帶著得意的笑容看著他,然後慢慢的揭開謎底:「我只是給了她一直想要的東西罷了。」

  她既然想被kobe,那他就kobe她,還順便拍了裸照呢。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嗎?

  相信她應該永遠都不會再來招惹汪踢了。

  汪踢皺了下眉頭,便不再繼續追問了,他想他終於知道了什麼是「不要問,很恐怖」的真諦。

  歐兔也不期望他懂得,他只要知道他一直有著他這個講義氣兄弟在罩他就行了。




  之後歐兔陪了汪踢回家,把他家當作自己家那樣的使用著,自己倒了飲料來喝,靠在沙發上看電視。今天是汪踢艱苦的一天,歐兔覺得自己有義務要陪著他,所以雖然他不斷按著搖控器變換著頻道,他還是很注意汪踢的每一個呼吸變化,知汪踢如他,歐兔知道汪踢藏著什麼心事,那讓他悶悶不樂。

  「怎麼了?」歐兔放下搖控器問他。

  汪踢縮在長沙發的另一端看著歐兔,覺得有些難以啟齒,在一陣掙扎之下才說出在他還沒來警局時,自己是怎麼和來探監的黑特吵架的。

  因為這件事,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長久以來,他以本能的生活著,從未去質疑過「我」這個人,他以為「我」只是個集合體,不應該分對錯,但是當黑特言之鑿鑿的和他說「這不是你」的時候,他開始動搖了。

  在別人眼中,自己是什麼樣子?
  而真實的自己,又是怎麼樣的人?

  「被他那麼一說,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怎樣的人了……」他困惑,他迷惘,他陷在一個迷宮裡,在問題的迴圈中,找不到出口。

  從頭到尾歐兔都安靜聆聽,只是在看到汪踢為了黑特那些狗屎屁話而痛苦的樣子會讓他皺起眉頭,他靠近汪踢,伸手去按住汪踢的臉頰兩側,強迫他抬起頭,自己則用著少見的嚴肅口氣和他說:「沒有任何人能夠、或是有權力去改變你。」黑特不行,就算是霸道的鄉民也不行。

  「你就是你。」歐兔強調。

  「你怎麼能確定?我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汪踢啞然失笑,口氣中盡是對自己的不確定,那讓歐兔聽了心中隱隱發疼。

  「因為我比你更了解你。」歐兔平靜的說,「我知道你的渴望是什麼……」他了解他,他太了解他了,因為他們是那樣的如出一轍,了解他像了解自己,他們就像一對雙胞兄弟,血濃於水,心連心。

  「歐兔…我們不能這樣……」汪踢感到不知所措,因為歐兔正在鬆開他的褲頭,手伸到裡面亂摸,而自己竟不爭氣的產生了反應。

  「為什麼?又不會少塊肉。」歐兔撫摸著汪踢變得越來越熱的下體,無所謂的回答。

  讓我來證明給你看,我會幫你忘記那些不好的事。
  留下的,只會有無邊無際的滿足。

  他記得小時候的生活與倫理他有學過禮義廉恥,但那些也像他的童年,離他很遠很遠了,他現在在乎的只有那些老師沒教過的快樂。

  「我知道,你想要的……」並沒有什麼好羞恥的,他們只是沒有違逆本能的活著。

  歐兔稍稍收緊了撫弄汪踢的手,聽到汪踢深吸了一口氣。

  被寂寞吞噬的每一天,唯有透過人的體溫才能溫暖這空虛。歐兔知道,這是汪踢的病,也是他們共同的隱疾。他們需要靠著慾望的發洩來維持生命力,否則會像一株缺水的植物,面臨枯萎的命運。

  「你忍很久了吧…不要再忍了。」歐兔憐惜的摸著汪踢因為壓抑情慾而漲紅的臉,莫名的感到興奮。

  然後他低下頭到汪踢的腿間,將他的慾望含入口中,充滿技巧的用舌頭舔舐著汪踢最敏感的部分,他一再的挑戰汪踢的底線,為的就是看到他崩潰的那一天。

  終於,到達極限的汪踢,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歐兔的後腦,把他按向自己,最好是深入到他的口腔。

  經過一陣溺死人的快感後,汪踢射在歐兔的臉上,歐兔也沒有生氣,伸出手背拭去那些殘留在臉上的白濁,沒有厭惡的表情,反而噙著笑。

  當自制的高牆倒塌,即表示了他們之間已回到了從前那樣可以坦誠相對的年代了。

  不用懷疑,縱情的、放蕩的、毫無道德感的,這才是他完整的形態。




  進入汪踢的時候,歐兔倒是沒有半點憐惜,塗完潤滑油後就一陣強攻猛送,因為剛才在挑逗汪踢的時候也惹得自己慾火焚身的關係。直到汪踢受不了的喊痛,歐兔才強忍著衝動停下。

  「一定是因為你太久沒有用後面了。」歐兔的口氣帶著責難,好像這是汪踢的錯一樣。但他還是放緩了動作,多倒了一些潤滑油,按摩著他們交合的地方,放鬆汪踢緊繃的肉體。

  看似微小的事,但是對歐兔來說已屬難能可貴了,因為他從沒有對誰如此溫柔過。換作是女人在他床上又哭又吵又鬧,他向來不管的。

  給了汪踢適應的時間後,歐兔再一次提槍上陣,深入到汪踢那片只被他開發過的地方,然後直到他的體內充滿了自己的液體。

  「為什麼不戴套?」發現自己被中出後,汪踢不滿的問。

  「不戴比較爽。」歐兔坦率的笑著說。

  沒有距離,像依附著黏膜那樣的生存著。
  這就是他和汪踢的關係寫照。
  比兄弟還親,比朋友還近。

  和汪踢在一起,就不用說「不戴套是因為想要妳的小孩」這種虛矯,連他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言。

  第一次,歐兔覺得自己活得如此真實。







Part 4. 開放式情侶關係



  歐兔從來不在女人床上過夜。

  他總是來了就走,輕巧的不留痕跡,像隻蝴蝶翩翩飛舞於花叢之間,沒有一朵花能讓他久留。

  他之所以連等到黎明的時間都嫌長的原因是怕麻煩,因為女人總是會誤會,總是會自作多情,如果你在她們床上睡到早上,她們會認定你們是七世夫妻,但其實只是露水姻緣。她們會以為她是你的真命天女,有權掌握你的一切事情。

  歐兔上次不小心在女人家做到天亮,結果那女人就認為自己是他唯一的插座,殊不知道他還有很多個插座,等到發現的時候差點引發電線走火,歐兔也覺得很困擾,於是下定決心以後不要在女人家逗留太久。

  但也許是他思考錯了方向,之後女人的問題仍是層出不窮,就好比說現在,一個女人正在和他攤牌,順便一提他向來記不住女人的名字,因為要記的名字太多了,所以只好一率叫北鼻~而這個北鼻是他目前的女朋友,和他是開放式情侶關係,意思是交往中雙方還是可以和別人發生性關係,是個開放的新興觀念。

  歐兔覺得這種關係很美好,籠統的包括了所有他想要的東西,前衛又方便,在人際關係上簡直是一種劃時代的革新,他覺得自己真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大家都應該發囉他的腳步。

  但是他現任的北鼻似乎不太了解這種關係的真諦,居然開始指責他勾搭她的姊妹。

  「那我算什麼?我是你的誰?」女人含恨的問。

  「妳是我的北鼻啊~」不過大概很快就會變成畢去 ,歐兔想。

  女人不接受他的哄騙,開始歇斯底里,對著歐兔又捶又打,講到生氣處還賞了歐兔一個大大的耳光。

  「你這個爛人!」女人哭著罵。

  歐兔被打得側過頭去,眼簾低垂不發一語,紅色的掌印在他的臉上悄然浮現,從他身上逐漸散發出一種冷冽的肅殺感。

  他生平最、討、厭、被、打、臉、了!

  「說得好像妳本來不知道一樣。」歐兔抬起眼,鄙視的眼神從茶色的瀏海髮梢中斜睨過去,語氣冷得像冰。

  用不著當初勾引他的時候浪得像AV女星,現在才來裝聖女,噁心得他看不下去。

  婊子沒有錯,但是妳不能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不用怨這個世界不公平,PUMA配爛人,剛好而已。




  
  這件事讓歐兔想到高中的事。

  那是一個夕陽很溫暖的放學時分,教室裡的同學都走光了,他是留下來的最後一個,他坐在窗台上望著金黃色的夕陽發呆,腦海裡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有能力去思考,就在這個時候,教室前門有人開門進來,是汪踢。

  「你在這裡做什麼?社員都到了,社長還沒到社課是要怎麼開始?」汪踢朝他走來。

  高中的時候,他們都是康輔社的,升上二年級後歐兔當上社長,汪踢理所當然的成為副社長,他們可以說是站在學校裡社交圈的中心,汪踢不了解一向熱愛社課的歐兔怎麼會缺席。

  「你怎麼了?」汪踢走到歐兔的面前,看著他單手摀著一邊臉,一臉哀傷的看著他,大概可以略猜一二了,他伸手想要移開歐兔摀住臉的手,卻被歐兔排斥的躲開。

  「讓我看一下。」汪踢握著他的手腕,歐兔在心裡小小掙扎過後,還是讓汪踢移掉了自己擋著臉的手。

  原本摀著的地方,是一片的紅腫,汪踢皺起眉,是誰下手這麼重?

  「說好不打臉的 ……」歐兔小聲抱怨,然後才開始娓娓道出自己為什麼會被打的事發經過。

  原來是因為有個女孩在參加聯誼的時候,抽到一個臭阿宅的機車鑰匙,之後就展開了極不愉快的一天。事後,憤恨難平的女孩就把帳都算在主辦人歐兔頭上,生氣的打了他一巴掌不說,還在離開前對他說「其實我是喜歡你的!」,讓歐兔覺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不知道這樣說你會不會覺得安慰一點,聽說昨天有鄉民覺得鹹酥雞炸太慢,結果和老闆互毆的。」所以說任何微不足道的理由都有可能成為殺人的動機。

  「靠,是餓死鬼嗎?」歐兔忍不住笑了,但是一笑牽動臉部肌肉,被打的部分又更疼了,他的笑稍閃即逝。

  反而是汪踢笑不出來,他不忍的看著歐兔狼狽的樣子,知道他很重視外表,打傷了他的臉等同於打傷了他的驕傲,他的心裡一定很難受,想到這裡,汪踢心中也難過起來,他不吭一聲默默走出教室,回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罐冰可樂。

  汪踢也坐上窗台,和歐兔並肩而坐,他拿著可樂去冰鎮歐兔被打的那邊臉頰。

  歐兔被他的行為感動,那是除了父母以外,第一次有人對他這麼好,不求回報的好。所以歐兔勉力的對汪踢彎起了唇角,從他的手中拿過可樂,有感而發的說如果汪踢是女生,那他一定會愛上他。汪踢聽了一笑置之。

  「你人真好~」歐兔無聊踢了一下他的腳,感慨的說。
  「不要發我卡。」汪踢也回踢回去。
  「只有我能發你卡。」歐兔霸道表示。

  就這樣,兩人背對著夕陽閒話家常,餘暉將兩人的影子拖得長長的,連在一起,歐兔將頭靠上了汪踢的肩膀。

  那次的康輔社社課,正副社長都缺席了。






  半夜中被自己驚醒,有那麼一瞬間,歐兔以為自己在哪個女人床上睡過頭了,正感到慌張之際,看到了汪踢熟睡的臉,這才讓他想起了他們晚上才又翻雲覆雨過。

  那一下子,歐兔就不再緊張了,害怕自己醒來在陌生女人家中的那種擔憂立即煙消雲散。

  沒有關係的,因為是汪踢,不要緊的……他不會像個女人一樣的管束自己,他能夠包容自己的一切,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知道汪踢就在身邊而感到安心的歐兔,湊近過去,寵溺或是撒嬌的在汪踢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在離他最近的地方,沉沉睡去。

  

(待續)
 
蹄少~ #-
 
看完了。XDDDDDD



我想說的是,




乾脆就3P吧。(無節操CJ!!!)

BALLA #-
 
看到預購資訊了
請問有特典嗎?
甜蘋果 #-
 
這次應該是沒有喔,來不及製作
真的很抱歉>"<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136-5cd147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