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2 
**和PTT上的分集不一樣,內容並沒有差別

PART2. 哥罵的不是髒話,是關懷。

  [爆卦] 汪踢因強暴未遂被逮捕

  當八卦從線民口中得知這爆炸性的新聞後,立刻將消息PO上了自己的個板,the kobest kober has kobed a girl kobely?這則八卦也像光速一般在鄉民間流傳開來,因為疑點重重,也引發了大家熱烈的討論。

  沒想到萬人迷汪踢也懂kobe?他不是一微笑就會有女人主動投懷送抱嗎?所以以西斯為首的大多數人都認為一定是價錢沒談攏,但是也有鄉民對這件事有不同的見解。

「一定是因為沒辦黨證的關係。」政黑說。有了黨證一切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所有的地方都可以暢行無阻,在黨餐廳吃飯還打八折呢!黨證這麼好用,下次八卦生日他決定送他一張黨證。

  「明明是因為大薯裝不滿!」剛帶卡卡獸去吃完藍藍路的就可,因為加大了薯條,卻只換來變大的薯條盒子,這讓他心生不滿,生氣的認為世界的腐敗都從一盒不誠實的大薯開始,沒想到他想據理力爭店員還和他辯說它(大薯)只是骨架大。

  面對舊情人的醜聞,最難堪的莫過於黑特,除了要承受打擊之外,還要接受鄉民假關心真八卦的噓寒問暖,問他有沒有聽說汪踢的事,彷彿像在期待他罵三字經,他臉都已經這麼臭了怎麼會沒聽說?然後又問他對這件事情有什麼感想,這樣的問題簡直低能的就像妓者問你家失火了你有什麼感想?你兒子被綁架了你會不會緊張?黑特只想罵我覺得你是個智障。

  此時此刻,兩個死黨與老弟為了這件事齊聚一堂,當起李組長,不斷發表自己對汪踢kobe事件起承轉合的推理,順便講他的壞話。

  「我早就說汪踢是個爛男人吧!才和你分手沒幾個月就去kobe別人,你看他有多誇張?還好你和他分手了,不然其實我覺得有時候他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好像想把我怎樣。」西斯神經兮兮的說,結果被後面的就可回說想太多,恐怕是得了被肛渴望症。

  「他可能還要怕你對他酒後亂性吧。」就可不留情面的大笑。

  「閉嘴啦,你這笑點已死的傢伙。」被吐槽的西斯顯然有點惱羞成怒。

  「你小心一點喔,謗佛者死!」就可義正辭嚴的說。

  當這邊西斯和就可正在你一言我一語抬槓的時候,政黑在一旁和黑特推銷黨證的好處,到黨中心的圖書館還可以免費借書,這麼好用的東西他真的很想幫八卦辦一張,無奈八卦一直不領情……講到窮盡處,政黑又忽然話鋒一轉,提到現在去捐血會送西堤的牛排兌換券,他想要去捐血拿兌換券然後約八卦一起去吃。

  「捐血是為了救人,不是為了牛排。」本來一直都沒在注意政黑在說什麼的黑特,一聽到他要為了牛排券去捐血,忍不住就一把火上來。就是有這種人把立意良好的善行弄得很像是貪小便宜!而且他為什麼三句話不離八卦呢?這麼閃是要閃給誰看?閃瞎他是要幫他養一隻可魯嗎?而且為什麼不察言觀色一下,現在他都已經夠煩了,適合和他講這些五四三的嗎?黑特感到相當心浮氣躁。

 「我知道啊,所以我去捐血可以救人,又可以吃到牛排,這不是皆大歡喜的事嗎?為什麼還要批評我?你一定是為了汪踢的事在遷怒我。」政黑推了推眼鏡推測。

  黑特鄙夷的睨了他一眼後說:「我當然是在遷怒你,還沒經過證實的事八卦就在那邊胡亂爆卦,你還幫他推波助瀾,汪踢的名聲就是被你們搞臭的。」黑特不滿八卦每次都看到黑影就開槍,小事都能被他渲染成世界末日,唯恐天下不亂,好像隨時隨地都在醞釀著要暴動。

  「你這樣講話很不公道,第一、無風不起浪,一個巴掌拍不響,八卦爆卦都是有憑有據的。第二、汪踢的名聲是被他自己弄臭的,你看他這幾個月和歐兔跑趴跑得多勤,每次聯誼都是和不同的女生。不要以為你和他在一起過就很了解他,他和我們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政黑嗤之以鼻,冷冷的說。

  醒醒吧,就算是過去式,他也沒那麼愛過你。

  弟弟的話就像穿心的箭,雖然很痛,黑特還是決定捍衛自己認為的正義到底。

  「他不是那樣的人。」想了很久,黑特只能弱弱的說出這句。

  「現在看誰是沒有根據就亂說的人。」政黑挑釁似的微笑,不偏不倚踩到黑特的地雷。

  「幹!」黑特大罵一聲,讓正在跳新編佛舞給西斯看的就可也停下夢幻的滑步轉頭看向他,只見黑特拍桌起身後就大步走出寢室,摔門離開。

  經不起政黑的一再刺激,他決定親自去尋找事情的真相!

  



  汪踢一個人待在警局的留置室裡,一隻手被銬在牆壁上的鋼條上,行動受限,像個犯人似的被對待,鴿子們都用有色的眼光看他,好像在看一個人渣。這還不是最糟糕的部分,最糟糕的是汪踢只要一想到八卦會怎麼說自己進警局的事,就覺得想死。他可以想像外界會怎麼理解他──一個放浪形骸的強暴犯。
可是事實完全不是如此,這就是讓他沮喪的地方。

  還原事發當晚的情形。

  昨晚,因為女孩喝醉酒說不出回家的路怎麼走,汪踢只好先把女孩帶回住處,沒想到在將她安置在床上的時候,女孩開始賴在他身上,若有似無的引誘他,甚至用胸部去碰他,他相當君子的想要保持距離免得瓜田李下,想不到女孩反而越是黏上來,這個時候汪踢才隱約的發覺,其實女孩並沒有醉。那到底為什麼要借酒裝瘋呢?他只想得到一個可能……

  「我並不是台科大的學生。」他在胸前搖著雙手澄清,怕女孩只是一時被台科的光環所蠱惑而誤入歧途,做出了未經大腦思考的脫軌行為。汪踢希望一旦開誠布公之後,她能馬上從鏡花水月中醒過來,免受傷害。

  沒想到事情並不如他的預期,他所期望的和現實總是背道而馳,如同他的戀情,沒有順遂的一天。

  「我知道你是誰。」女孩雙眸含笑的說。

  打從入學前她就耳聞他的名聲了,如雷貫耳,所以一見到他的時候就認出他來了。何況有誰會笨到去相信寫著台灣料枝大學的學生證就是傳說中的118學生證呢?神蹟應該不是可以輕易被模仿的。

  但是她不介意假裝被騙,那樣反而給了她機會。她知道他是誰,所以才更想得到。因為她就是那種女生,極盡愛慕虛榮的,要交男朋友就要交一個最好的,這樣她才可以在同儕中彰顯自己的身價,走到那裡都可以炫耀有人幫她提包包,她的立意是如此明確清楚,像一班直達車,不需要多餘的解釋和暫停。

  汪踢眼看著她蔥玉般纖長白皙的手指正緩緩解開她胸前的釦子,目測應該有D……不不不,現在不是想歪的時候,汪踢用力的搖頭,嚥下了一口緊張的口水,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機。

  「我感謝妳的錯愛,但我真的沒辦法……」汪踢誠惶誠恐的說,但是才說到一半就看到女孩的臉色漸沉,只好隨即編了一個理由,來讓自己的拒絕不會顯得太過失禮。「我爺爺過世,我還在守喪期,不能近女色。」結果卻被女孩回嗆活在哪個世紀,是不是還在穿獸皮當上衣?看不出來你這麼old fashion,還是說你覺得我配不上你?女孩越說越生氣,汪踢只好又說因為最近打球閃到腰有點不行,真的不是嫌棄妳,是心有餘而沒有力。
 
  女孩無法接受這種牽強的說法,認為他是看不起自己,不甘受辱的她甩了汪踢一耳光後負氣離開。

  那個時候汪踢以為這件事已經到此為止了,沒想到惡夢才正要開始,隔天早上他還在家裡睡覺時,警察就破門而入宣布他所犯下的惡行,因為女孩之後去報案,說汪踢企圖下藥迷姦她,軟的不行還來硬的。汪踢極力否認,卻被警察在口袋裡搜出了那粒歐兔給他的藥丸,這下罪證確鑿,讓他百口莫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

  之後警察就把他逮捕,扭送警局,一拘留就12小時。在這漫長的等待中汪踢都在想,當初如果沒有拒絕女孩,情況會不會比現在好?但是真正的理由他一直沒有告訴她,其實他的心裡始終住著某個人,所以才會沒有空房容納別人。

  當然他也不會期待她能理解就是了,否則她也不會做出這麼偏激的行為。

  女人真是可怕啊……正在如此感概著的時候,門外探進一個警察,和汪踢說他有訪客。

  訪客?應該也只有歐兔會來看他吧。想起來他會被送進警局也有一部分是歐兔害的,等見到他一定要和他算總帳,並質疑他怎麼還沒把自己弄出這個鬼地方!

  但是當腳步聲響起,汪踢抬頭看向門口,推門進來的卻不是歐兔,而是那個未曾搬離過他心裡的人,汪踢楞住了。

  久未謀面,沒想到竟然是在這種地方重逢,汪踢無意識的扯動手腕上連接壁上鋼條的手銬鍊,感到尷尬。

  「汪踢……」黑特開口喚他。

  「你來這裡做什麼?」汪踢假裝鎮定的問。

  「……聽說你……kobe了一個女生?是真的嗎?」要問這種問題,黑特也覺得猶豫,但是拐彎抹角實在不符合他的個性,不如就開門見山的說吧。

  聞言,汪踢立刻沉下臉來。其他不了解他的人誤會也就算了,居然連他也問這種問題,擺明了就是不相信自己,而那讓汪踢感到寒心。

  「你覺得我是會做那種事的人?」汪踢冷冷的反問,換來黑特一臉怪異複雜的表情。

  「我…我也不是說你像會做那種事的人……只是誰也不能保證……像我們第一次的時候,我有一半也算是被你硬上的……你懂嗎?」黑特斷斷續續說出自己的感想,聽到最後汪踢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認真的嗎?第一次?被我kobe?真的嗎?你確定你不是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衝洞嗎?」汪踢完全無法接受那次美好的經驗竟被黑特說成kobe,而且、說實在的,一半被硬上到底是什麼鬼?硬上就硬上,還有分一半的喔?那不就是標準的半推半就,欲拒還迎?

  「嘿,衝洞的不是我,是你好嗎?」他從頭到尾都是被衝洞的那個好嗎?這樣講他根本不公平。

  「你現在真的要和我討論這個問題嗎?」汪踢的口氣有些浮躁,因為他是真的有點被黑特的說法惹惱了。

  「我來這裡只是想勸你不要再和歐兔混在一起了,他不是什麼好人,只會給你帶來壞影響,你看你現在的樣子,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黑特沉痛的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歐兔在一起只會讓汪踢越來越墮落,從他近幾個月以來夜夜流連聲色場所和跑趴就可略窺一二。

  黑特想讓汪踢知道,即使他們分手了,自己還是很關心他,實在是於心不忍他繼續作踐自己才跳出來講話的。

  汪踢聆聽著黑特所講的每一句話,心中非但沒有產生感激,反而充滿了怨恨,他回想起了大一時和黑特剛認識的情景。

  那個時候,自己剛成為大學新鮮人,新朋友新同學新室友,各式各樣的社交活動接二連三的來,迎新露營、家聚、系籃,還有和別系的聯誼,因為他人緣好,大家都想約他,而自己為了想要打好關係,不想被討厭,不論是誰的邀約阿貓阿狗他一律都會答應,結果就是把自己的生活變得像是在趕場,籃球打完陪人去逛夜市,這場派對露個臉就離開趕去夜唱,時間永遠捉襟見肘,但總是那個最晚到又提前離席的人。有時候時間真的輒不過來,只好和活動的主揪說自己臨時有急事不克前往,但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有人在他說有事的那個時段看到他在參加歐兔辦的聯誼,有人開始說他差勁,有人開始生氣他都會許下自己做不到的承諾,弄得他兩面不是人。

  但是他明明只是希望大家開心而已……夜裡,汪踢覺得心情鬱悶,便來到男宿外的池塘旁散心,坐在大石頭上時,他難過的想。

  就在這時候,他遇到也蹲在池塘邊的黑特。黑特蹲在陰影的角落裡,汪踢差點就要忽略他的存在,是因為黑特抽菸時傳來的菸味,汪踢才注意到他,腳邊散落一堆菸蒂,看來已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

  直到那個時候,汪踢才第一次和黑特搭上話,也才第一次認識了這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男孩。

  「幹你娘,你是在炫耀嗎?」在聽完汪踢的煩惱後,黑特嗤之以鼻。

  「我、我沒有啊……」何以如此突然的就對他罵三字經?難道他又說錯了什麼話讓人不高興了嗎?汪踢被黑特的髒話嚇了一跳,惴惴不安的想。

  「你他媽的這算什麼煩惱啊!拎北想約女生都被發卡咧!像你這種女生搶著倒貼的大帥哥憑什麼在我面前哀哀叫!」黑特激動的捻斷了香菸。

  他要煩惱的事可比汪踢多多了,包括他的新室友都在房間裡OGC(註:西斯),也不顧有沒有別人在房間裡,搞得房間都是他的洨味,噁心到不行!另一個室友一天到晚來拿他試冷笑話(註:就可),偏偏有些失敗之作又難笑的靠北,聽完之後心情都會糟上一整天,和這兩個宅男住在一起,要他怎麼能相信三人行必有我濕焉?

  「你講得倒是輕鬆,我可是累得要死又被嫌到臭頭。」汪踢自認為對邀請自己的人都一視同仁,怎麼也沒想到他們還是會為了自己有無守約而互相比較。
  
  「記住,你永遠不可能討好全世界的人。」黑特說他根本是庸人自擾,微不足道的問題卻一直要鑽牛角尖,卻忘了沒有人是完美的。
  
  就這一句話,一語驚醒夢中人。汪踢望著黑特發愣,頓時間渾沌初開,即使在夜裡也像是有陽光閃耀,汪踢心中的結解開了,他感到無比自在。

  「對!你說的沒錯!」汪踢振奮的大叫。

  「叫這麼大聲是在衝三小!叫魂嗎!」是想嚇死他嗎!
 
  「謝謝你!我覺得心情好多了!以後在答應別人之前,我會量力而為!」汪踢抓過黑特的雙手就是一陣猛搖。

  「好啦好啦,放手啦!你這個神經病!」黑特想甩掉汪踢的手,卻發現甩都甩不掉,黑特十分無奈。

  汪踢衝著他傻笑,覺得黑特是個特別的人,雖然滿口國罵,但卻感受不到惡意,在他耳中聽來倒是有種詼諧的感覺。

  他有預感他們一定會成為好朋友……




  美好的回憶到此為止,對照現實的不堪,心反而會變橫,汪踢向來溫和的眼神忽然冰冷起來。

  是誰有資格來指責自己,說他彷彿變了一個人?卻沒有注意到那些自己曾為他做的改變,在他狠心終結了他們的關係之後,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東流,他竟然還反過來抱怨自己。

  這到底是誰的錯?

  「是你不了解我,這才是我原本的樣子。」

  諷刺的是,真正開始了解,是在分手之後。



  (待續)





後記:

Kobe:暗指強暴犯
佛舞:最近就可都是佛舞的視頻,真是煩死了XD
捐血是為了救人,不是為了牛排:曾經當過黑特板的板標


鄉民本2的預購訊息:
這次僅開放「通販者」預購喔!
CWT26現場買書者不需預購喔!(攤名:啟萌時代)
預購通販網頁:http://0rz.tw/pVDsA
可於這裡檢查自己是否有提交成功: http://0rz.tw/YoCgI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133-71bdeb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