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1 
PART1. 哥參加的不是聯誼,是寂寞。

  新學期開始,又到了聯誼的季節。
  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看到有鄉民忙迎新,辦家聚,鄉里上好不熱鬧。

  但是應該最活躍於聯誼中的歐兔卻碰到了他的煩惱。
「表特這傢伙居然一直不回我電話!」室內,相貌俊朗的歐兔正面露愁容,焦躁的來回不停踱步,不曾間斷撥打的手機卻只聽到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相較於男人的心急,坐在一旁安靜閱報的汪踢就顯得一派冷靜了。

  「你不要再去煩他了啦,他都有家室了。」汪踢喝了一口拿鐵後淡淡的說。

  「那你說我要去哪裡找180公分以上的鄉民?你也知道我做的是良心事業,跟女生說好是180cm團,就每一個人都要180公分!」絕對不容許身高平均雖然有超過180,但卻有一個165的人躲在裡面魚目混珠。歐兔抱怨著,他可不想砸自己的招牌啊!

  在此,有幸來為大家介紹一下歐兔這號人物,他就是在批踢踢鄉上受萬千鄉民景仰的聯誼之王──歐兔大神。他為人海派,幽默健談,可以在短時間內和人混熟;個性無拘無束,能夠接受開放式感情關係(意即能接受交往中的對象和別人上床);是個標準的人來瘋,喜歡熱鬧,因此經常舉辦各種名目的聯誼,在聯誼之中也撮合了不少對情侶,是曠男怨女感情路上的一盞明燈。只要是他主辦的聯誼,從來沒有冷場的,因為歐兔還有一項特技就是炒熱情緒、控制氣氛。在鄉里上,鄉民們都以能夠受到歐兔邀約為榮幸,因為聯誼之神看得起自己,就代表著有人的身價就要水漲船高。

所以有誰?究竟有誰會拒絕他歐兔的邀約?真是得了一點顏色就給他開起染房來了!歐兔無法理解表特的行為。

「我哪知道?你乾脆去找卡卡獸算了。」汪踢胡亂建議,卡卡獸躺著也中槍。

「眼前不就正好有一個嗎?」歐兔看著汪踢,賊賊地笑了起來。

「我不要,我沒那個心情。」汪踢當然知道歐兔在打什麼主意,從以前就是如此,缺人的時候都會被徵召去救火,自己可以說是他的御用消防隊。

「什麼心情?打炮的心情?你花那麼多時間在陌生人身上,就不願分點時間給哥兒們我?」歐兔故意刁難汪踢,他知道汪踢和黑特分手才過了一個暑假,現在的感覺就像還在守喪,他還沒有從情傷中復元過來。

但這些傷心在歐兔眼中是可笑至極,因為對他來說,每一段的感情就只是消耗品,用完了你永遠都可以在聯誼中找到其他樂趣。

所以其實歐兔沒和汪踢說的是,他很高興他和黑特分手了,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和汪踢一起重返那最榮耀的一刻了。

歐兔和汪踢是高中同學,從以前就是形影不離的死黨,他們兩人外形皆出眾,那讓他們在聯誼場中無往不利,歐兔負責裝壞來吸引女生,汪踢的無害笑容又能適時安撫人心和激起母性,兩人十分有默契,把遍正妹無敵手,沒有他們看上而摘不到的花,在那個輝煌璀璨的年代,他們並稱批踢踢的聯誼雙雄。

但世事難料,就在歐兔以為他們的時代會一直這樣下去的時候,汪踢和黑特交往了。

然後一切都變了。
汪踢為了顧慮黑特的感受和怕鄉民的流言蜚語,便不再陪同他參加聯誼了,而且似乎是想避嫌,最後連他的電話都很少接。
黑特的出現,讓原本緊密的兩人漸行漸遠。

歐兔還是聯誼之王,沒有人質疑過他的神力,但是歐兔自己卻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有點力不從心,有點孤掌難鳴。

他還是會常常去跑趴,但沒有人會幫他接話。
他還是會常常去勾搭,但沒有人是他的back-up。

沒有互相競爭互相支持,和炫耀戰利品給對方看的伙伴,這種時候,連把到的妹再國色天香都變得乏味起來。

還好汪踢和黑特的戀情並不長久,如同歐兔所預期的。

他只是很高興汪踢終於結束了他的畸戀,由衷的,替他感到開心。

「不要再消沉下去了,你條件這麼好,幹嘛這麼想不開,浪費時間在一個宅男身上?」而且還沒有陽光宅男那麼討喜,是個憤世嫉俗的宅男。

歐兔拍拍汪踢的肩膀,要他想開點。

「好啦好啦……」拗不過好友的請求,汪踢無奈只好答應。

汪踢回想起過去的兩個月,自己活得像是行屍走肉,為了忘記分手的痛苦,他比之前更專注於揪團或是幫別人的忙,靠忙碌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讓行程表擁擠到沒有空隙也就沒有時間來反芻心碎的滋味,從早到晚,馬拉松式的馬不停蹄,他就是這樣子撐過沒有黑特的日子。這期間,歐兔一直陪著自己,並沒有因為之前自己的見色忘友而離去,對此汪踢很感激,陪他去參加聯誼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都是要殺時間,和歐兔在一起還比較自在。

聽到他這麼說,歐兔欣慰的揚起微笑。
  
「歡迎你回來。」

歐兔從汪踢身後抱住了他,手臂圈住他的肩膀,臉頰親暱的靠著他,在他溫暖的頸窩上落下一吻,那是他親愛的表現,友情的象徵。

  歡迎回到,這個人肉市場。




  

  別系的迎新舞會,歐兔和汪踢偷跑進來混吃騙喝。

歐兔噙著笑意縱觀全場,彷彿那是為他而設的求愛競技場。男人虎視眈眈,女人欲擒故放,獵人與獵物只有一線之隔,誰才是弱肉強食之下的犧牲品,可能到了最後一刻,你才會發現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汪踢站在吵雜的人群中,前一秒所有的噪音都進不到他的耳中,彷彿他的世界已被真空抽離,有如停格的黑白電影,眾人皆醉我獨醒。
  
  下一秒,當他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已經ready的時候,身旁的畫面才又鮮活起來,人們狂歡,男女調笑,那樣寂寞那樣高調。

  汪踢走到歐兔身邊,遞了一瓶海尼根給他,歐兔接過,視線卻沒有離開過遠處的一個學妹。

  汪踢認得這表情,面帶著躍躍欲試的笑意,就代表著他已鎖定目標,打算出擊。

  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混入別系迎新舞會的目的,因為歐兔認為把系上學妹太沒挑戰性,於是想轉移陣地,學學凱撒大帝我來我看我征服。

  「十二點方向,你覺得怎麼樣?」歐兔問。

汪踢順著歐兔的視線望去,是一個長相清秀可人的小大一,看起來十分單純。

  「滿可愛的。」

  「和你打賭我可以在一個小時內親到她。」歐兔揚起一邊嘴角,誇下海口的說。

  「要玩可以,但是不要搞到像上次法西斯的事情那樣。」汪踢語重心長的勸告。

  往事還歷歷在目,要他怎麼能忘記?之前在鄉里上鬧得沸沸揚揚的法西斯墮胎事件,其實有些事被當事人故意隱瞞,就連八卦也不知情,事實的真相──

  當初法西斯肚子裡的小孩並不是如外界所傳是賈胖的,也許就連賈胖也不知道自己差點當了現成的老爸,就算他真的和法西斯有過什麼,也都是後話了。

那個無緣面世的孩子真正的父親正在他面前喝著酒。

「好好的幹嘛又講這麼掃興的話?」歐兔臉上的笑容漸褪,但依舊沒有流露出絲毫愧疚。

「只是想提醒你,不要每次都讓我幫你收爛攤子。」汪踢無奈的說。

法西斯當初也是因為真的走投無路才來找自己幫忙,原本他也是很為難,但為了朋友道義,即使要背負一條殺生的罪名,還是決定簽下了字,和法西斯共同保守一個祕密。

汪踢永遠都記得,簽下名字的當下,自己微微發顫的手。

因為不想再重蹈覆轍,他希望歐兔也能夠從事件中獲取教訓。

  「好啦~以後絕對不會了。現在快來幫我演一場。」歐兔拍拍汪踢的肩膀,對他投以感激的眼神,喝了一口酒後立刻提起腳步往那名女孩的方向走去,因為怕他亂來,汪踢也只好跟了上去。

  歐兔的把妹花招百百種,但是若對方不認識自己的話,他則喜歡假冒自己是台科大的學生,藉故露出皮夾中的118學生證(偽),以吸引別人的注意。其實汪踢曾經疑惑他這麼做的意義,因為就算不冒充成台科生,也很少有女生能抵擋歐兔的魅力,所以也許只能將他的行為理解為虛榮心,他喜歡神的光環,沉迷在鄉民無知的崇拜中。

  就在此時,歐兔才和女孩們講完有一年在伊拉克,他不小心掉出學生證,就平息了一場戰爭。

  「我可以借你的學生證來看看嗎?」女孩與她的朋友露出嚮往的表情。

  「噢…不行,因為這太神聖了,我怕妳們會褻瀆到神靈。」就像一道哭牆或一顆太陽,就怕一旦觸碰到就會痛哭或灼傷。當然真正的理由是歐兔怕她們看破他的學生證只是山寨品。

  女孩們雖難掩失望,但還是只能接受。

  「你們是因為迷路才不小心走到我們系上,那等下怎麼回去呢?」其中一名女孩問。

  「不用擔心,118學生證有GPS功能。」歐兔一副完全免操煩的模樣。

  真是越說越誇張了。汪踢皺著眉頭沉默不語,怎麼不乾脆說118學生證會載我們走?

  「那怎麼還會迷路。」這回終於有個還算有在思考的人提出了疑問。

  「可能是為了讓我遇見妳吧。」沒有被吐槽的惱羞,歐兔漂亮的自圓其說,其動人的說詞打動了所有在場女孩的心。

  「相逢即是有緣,不如趁著月色正美,我們到空曠一點的地方玩個遊戲吧。」打鐵趁熱,歐兔隨即提議。

  女孩們聞言熱情響應,汪踢有個不好的預感,因為當歐兔說要玩遊戲,就絕對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的祈福法會。

  


準備好要party了嗎?

原先汪踢一直在心裡祈禱不要是國王遊戲,沒想到比他想的更糟。

歐兔說這個一個測勇氣與膽量的遊戲。他拿出喝完的綠色酒瓶橫放在地上,遊戲規則是每個人輪流轉動酒瓶,瓶口轉向誰就要和對方接吻,不敢的人就要罰喝一杯酒。

汪踢雙眉深鎖,知道他只是想佔女生便宜。

此話一出,女孩間開始熱烈的低聲討論,畢竟在這之前,誰也沒有玩過這麼大膽的遊戲。

看到大家還在與自己的良知和普世道德觀中拉鋸,歐兔不介意再來點催化劑來搧動大家。

比如說,一個良好的示範。

歐兔帶著笑容看向汪踢。

汪踢接收到他不懷善意的眼神,了解到他的意圖,不斷的向他輕輕搖頭,示意他千萬不要這麼做,上次他這麼做結果就……

「為了讓大家更了解規則,我稍微來做個示範好了,假如我轉的酒瓶最後指向……」歐兔故意把瓶口調到朝向汪踢的位置。

女孩們暗自倒抽一口氣,其實下意識在期待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看著朝自己靠近的歐兔,汪踢瞠大眼,似乎是在問「你瘋了嗎?」

歐兔無所謂的聳聳肩,表情像是在和他說:有什麼大不了,不過就是一個吻,甚至稱不上是犧牲,實在沒必要搞得像壯烈成仁。

何況歐兔相信經過這一個小小的動作,更能取信於大家,激起無邊的經濟效益,怎麼想都是一本萬利的生意,何樂而不為?

「大方一點。」歐兔拍拍汪踢的肩,在靠近時低聲這麼對他說,然後在汪踢還來不及拒絕的時候,唇覆上了他的唇。

女孩們尖叫起來,汪踢分不清楚她們是驚訝還是興奮。

  那是個熱情澎湃的吻,歐兔為了來真的還伸手托住了汪踢的後腦,不給他一點逃避的空間,舌也侵略的探到他的口內,最後是汪踢猛力的把他推開才結束了這一場戲。

  不管怎麼說,伸舌頭也太超過了吧!汪踢用手背拭去歐兔殘留在自己唇邊的唾液。有點憤怒的望向歐兔,沒想到對方還洋洋得意對自己眨眼。

  示範完後,女孩們像醍醐灌頂,領悟了什麼般,頓時開放不少,以前不敢嘗試的,現在都願意以身試法,彷彿人不輕狂枉少年,青春就應該大醉一場。

  之後歐兔順利的和許多女孩都親吻了,汪踢也被迫玩著這個他不想玩的遊戲,雖然過程間也看到了女女接吻很上火,但總的來說他覺得自己還是被利用了,所以都沒有什麼好心情。

  遊戲結束後歐兔如願以償的騙到了送目標物女孩回家的機會,另外一邊,也有個喝醉的女孩需要汪踢送回去。

  「你也該休息一下了。」歐兔知道在與黑特分手後的這幾個月裡,汪踢從未真正放鬆過自己,他還是無時無刻在自責,在試圖解開那個為什麼我愛你你不愛我的千古謎題,歐兔看著就覺得累,人生苦短,為何要將時間沉浸在哀傷之中?及時行樂才是真諦。

  「玩得開心點。」歐兔意有所指的說,在與汪踢分別前還偷塞了一粒藥丸到他手上,說這小小的一粒就能讓玉女變慾女。

  汪踢雖然沒這打算,但不知該如何拒絕也還是把那粒藥收下了。

  夜色茫茫,汪踢攙扶起醉倒的女孩,回頭看了歐兔,他正在向自己揮手,笑得心知肚明。

  汪踢這個時候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每一個決定都在把自己推向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


  隔天汪踢被抓進警察局。
  以強暴未遂的罪名。


(待續)





後記:

我超超超喜歡歐兔,勝過任何角色>///<
表特你輸了(表特表示:I DON'T CARE)

很多人覺得他很渣
我完全同意!!
就是越渣才越喜歡!

只要想想這個渣也會有寂寞的時候
就覺得好萌喔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132-1f927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