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鄉土人文風俗誌之十五 (漫吐X希洽)

早晨的空氣中飄著烤土司的香味,和輕快的動漫歌曲,洽特家成員各自就座後就一邊聽歌一邊享用早餐。

洽特家老三裏洽一面翻開了今日的豬油日報藝文版,用著大家都可以聽到的音量念出一則新聞標題:「改變日本歷史的漫畫家前十名……」他認真看著排行榜。

「未看先猜手塚治虫第一名。」老大希洽嘴巴裡咬著一片烤出夏娜圖案的土司,口齒不清也要搶答。

「不實報導,怎麼沒有如月群真 !」迅速瀏覽完新聞內容的裏洽十分不服,在他的心目中,如月群真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誰像你這麼下流啊,有才奇怪吧!」小妹乙女路對自己的三哥露出嫌惡的表情,好像他是場瘟疫,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我這是紳士 !紳士好嗎?更何況要論下流這個屋子裡妳最沒有資格說我!」真正下流的是誰?是誰未成年卻一天到晚在看十八禁的漫畫?讓家裡堆滿了她和朋友到處搜刮來的肛肛漫畫,汙染了他的心靈。有次他不小心在客廳裡看到乙女路從CWT帶回家的戰利品,差點嚇得縮陽入腹。

「你敢說我?難道你沒看過BOKU NO PICO 嗎?」乙女路故意這麼說,因為她知道這樣可以重重的打擊裏洽,只要看過這部片,在某方面來說,他們就是一國的了。

「YOOOOOOOOOOOOOOOOOOO~~~~~ 說好不提的!」裏洽抱頭發出哀嚎,痛苦是因為回想起那部罪惡至極的動畫,他人生至今做過最錯的一件事就是誤信西斯的讒言將那個影片檔打開,從此陰影就跟隨著他。

真不想承認自己因為年輕而犯下的錯誤啊 ……裏洽淚目。

「好了啦,妳看妳又把裏洽弄哭了。吃飯的時候不准聊BOKU!那部動畫實在太不合理了YO!」漫吐一邊制止乙女路繼續說下去,但自己又接著吐槽那部動畫的內容。

在你一言我一語、激烈的討論與辯駁中,洽特家族的天就這樣熱鬧哄哄的展開了。

在PTT鄉中,有一些名門望族,洽特家族便是其中之一,因為家族歷史悠久的關係,子孫開枝散葉,族人遍布各地,在鄉里上是為一大勢力,也是支持鄉民心靈的精神領袖,雖然八卦一定不會認同,但不可否認的是,八卦偶爾也喜歡賣弄一些ACG知識,來證明自己的學識淵博。

洽特宗家到這一代的嫡傳長子是希洽 (21),全名為欵希居.洽特,暱稱希洽。熟知ACG界中的大小事,AT力場驚人,患有重度二次元禁斷症,熱愛夏娜與秋山澪,絕對領域 和傲嬌是他的死穴,被戳中會全身酥麻。專長是在大型活動上排隊搶頭香。

老二漫吐 (20),個性和家族裡的其他成員有點不一樣,雖然也愛看漫畫,但是喜歡用挖苦的方式評論漫畫,思路清晰,聯想力豐富,最重要的是──是個有常識的人,所以才能在發言鞭辟入裡的同時,又一針見血的好笑。最喜歡的漫畫是銀魂,最討厭的一句話是「不爽不要看」,認為這句話嚴重藐視了自己的存在;第二討厭的一句話是「你沒認真看」,認為這句話嚴重汙辱了自己的智商。

老三裏洽(18),全名為欵希硬.洽特 ,自稱紳士。興趣是十八禁的ACG,雖然才剛成年,但涉入這個圈子的時間已經很久了,也因為意識到自己的糟糕,所以很低調,平常也很少和大哥希洽談論H漫的事,偶爾會和賈胖交流些糟糕物,但最終總覺得賈胖無法了解自己的世界,心裡有塊地方是陷落的,他想應該是二次元和三次元間的空隙。

老么乙女路 (14),乳名小姠,洽特家的掌上明珠,青春洋溢的少女,喜歡女性向的作品,正常向或BL通吃,和小B是好朋友,常常結伴去血拼。有一個專屬的執事叫賽巴斯汀,每天都會熬她愛喝的海龜湯 給她喝。

這四個人就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每天都吵吵鬧鬧,倒也其樂融融。

今天是個大日子。
一年一度的漫畫博覽會──開始前一週。

重要的不是漫博當天,而是開始的前一週是為什麼呢?因為每年的這個時候他們都必須提早去排隊,以搶得限量商品,這是希洽的堅持,也是洽特家族的傳統。

臨行前的家族會議,希洽正在精神喊話,三個弟妹在下面洗耳恭聽。

「宅並不可恥,可恥的是宅得不專業!!!」身為一個動漫宅,就要拿出阿宅的氣魄來,第二名是絕對不容許發生的!就好比搶頭香,從來沒有人會去關心第二名,這場競賽,只有第一名才有意義。

「我們要捍衛希洽家族光榮的歷史,不讓祖先蒙羞,不辜負我們的名字!」希洽激動的大喊,之後還領唱了家族歌曲:「模型壯麗,漫畫豐隆,洽特家族,宅界稱雄。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光我家族,2D大同。創業維艱,緬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馬尾傲嬌非常萌,同心同德,貫徹始終,眼鏡無口 也很萌。」曲畢,弟妹們紛紛鼓掌叫好。

帶著高昂的士氣,由希洽領軍的洽特家族就浩浩蕩蕩往會場出發。

結果,如意料之中,他們是第一批到達會場的排隊民眾,因為之前就勘察過地形和以往每年都會來朝聖的關係,他們對會場建築的構造可以說是瞭若指掌,已經到了就算是閉著眼睛也能找到排隊入場的位置。只見四人分工合作,很快的把帳篷搭好,據地為王。帳篷雖小,五臟俱全,四人各自拿出自己打發時間的利器,從NDSL到Ipad,廣播劇或是數羊CD都應有盡有,四人還會照事先排好的班表輪流去買食物回來,正所謂團結力量大,連漫長的排隊時光也顯得沒這麼難熬。

在排隊的過程中他們還碰到了五六家族正在沿路找人連署,希望5566不要解散。

「他們還沒解散喔……」漫吐看著連署說忍不住吐槽。他本來以為5566已經是上個世紀的神話了,沒想到還一息尚存。

「合約是到今年底,若不續約的話就等於……」帶頭的立德56說到傷心處忍不住悲從中來,開始哽咽。

「唉唷,漫吐你很KY 耶,反正你就簽了吧,又少不了你一塊肉。」希洽和裏洽很豪爽的就簽下了連署書,除了看五六家族很可憐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有五六家族的分身,希洽在五六家族裡的分身叫希洽56,裏洽則叫裏洽56,沒錯,只要在你的名字後面加上56,立刻就能尊爵榮耀不凡,成為五六家族引以為傲的一員。

「好吧……既然大哥都這麼說了。」漫吐覺得很囧,但看在希洽的面子上還是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謝謝你!5566得第一!5566保佑你!」立德56抓著漫吐的手感動的說。

「才不想被他們保佑呢……」漫吐皺著眉,小聲的說。





好不容易六天過去了,到了最後一天的時候,整個會場外圍排滿了人龍,從建築物內曲曲折折蜿蜿蜒蜒的排到室外,至少還繞了三大圈。洽特家族戒備起來,希洽拿出會場地圖,開始主持作戰計劃,包括教授如何巧妙的避開與人碰撞,和複習移動的路線與購買清單的優先順位,這是一切都需要經過精密的計算與豐富的經驗才可能完成的鴻圖大業。

出征前,希洽不忘對弟妹們耳提面命,莫慌張,莫遲疑,眼神要犀利,莫手下留情,毋忘祖訓,毋忘宅心。

「還有,等一下我們進去之後分開行動,你被記者採訪的時候不要說我是你哥哥,我不認識你。」希洽對裏洽說,會這麼大義滅親,還是因為和裏洽要買的商品是十八禁有關。

雖然他平常並不會對裏洽的愛好有何批評,他也知道這是人之常情,但是一旦要上新聞版面,還是要盡量光明。被這麼直接要求的裏洽並不傷心,腦海裡還在沙盤推演如何漂亮達陣。

「這就是最遙遠的距離嗎?會場在我面前卻進不去。」漫吐望著入口興嘆。

「不,應該是玩H GAME玩到快破關卻忘了存檔就當機。」裏洽是過來人。

「不,應該是便當就在我面前,我卻無法解密。」希洽說。

「好了,差不多要倒數了,準備好了嗎?」乙女路提醒兄長們入場時間在即,一家子便開始心無旁鶩、全神灌注的死盯著入口處的工作人員,就等著石破天驚的那一刻來臨。

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會場外等待的民眾情緒也越來越高昂亢奮,一有個風吹草動都能讓人神經兮兮杯弓蛇影。

當宣布入場的那一剎那,希洽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以衝出封鎖線的氣勢一馬當先,宛若生命被釋放,長久的等待只為了這短暫而奔放的美麗。希洽從小到大沒有跑這麼快過,體育從來都不是他的強項,但是為了夏娜,他可以。他可以消耗他一年的運動量,只為換來一個軟綿綿~~ 的抱枕。

這是一場戰爭,唯有擁有堅強信念的人才能存活下來。
而等戰爭結束後,他發誓他要回家鄉結婚,和夏娜。

一開始希洽和漫吐一人帶一個行李箱,但東買西買到最後,他們的戰利品多到必須托運。

回家的時候,兩人提著大包小包搭上捷運,發現捷運上也充滿了剛從漫博狩獵結束的同好們,捷運上幾乎沒有空坐位,希洽和漫吐在穿過兩個車廂後終於發現了空著的博愛座,也不顧別人的眼光,希洽趕緊將大大小小的提袋放上博愛座,自己則抱著夏娜等身大抱枕站著。

而漫吐正在和他聊上次他看到了一個新聞,說日本一個三十歲的男人因為不滿媽媽把自己收藏許久的鋼彈模型丟掉,憤而放火把家裡燒掉的事。希洽一邊聽一邊感到義憤填膺。

「我可以了解他的心情,如果哪天媽把我的收藏都丟掉,我也會抓狂,到時候就同歸於盡。」希洽用著一派輕鬆的口氣說著恐怖的事情。

「可以不要燒房子嗎?」房子燒掉了他要住哪裡?漫吐皺眉頭,希洽果然是希洽,二次元永遠比三次元重要。

正當希洽打算和他長篇大論的時候,車廂另一頭出現了一陣騷動,希洽和漫吐轉頭望去,就看到八卦如摩西開紅海走過人群中,後面跟著的是政黑。

「閃開閃開!拎北要入座!」八卦嚷嚷著,大搖大擺走到希洽的面前,上下打量個透徹,然後勾起嘴角。「唷~這不是希洽嗎?真難得會看到你,又到了宅男年度大拜拜的時間了嗎?」他還在想說這班捷運怎麼宅氣沖天,原來是碰到阿宅每年定期出來曬太陽的日子。在他的認識裡,希洽每年只有國際書展和漫畫博覽會的時候會出門。

「還有PF好嗎!」希洽生氣的駁斥,八卦怎麼能漏掉他們的同人祭典呢,虧他還是無所不知的八卦。

「……我並不想知道這麼宅的事好嗎。」八卦立刻露出嫌惡的表情,好像是多知道一點就會被貼上和希洽一樣的標籤,他避之唯恐不及,你要說他宅宅相輕也可以。他瞄了一眼博愛座上的眾多紙袋,心想到底要多宅的人才會寧願自己站著,也要讓戰利品坐位子,那是八卦不敢想像的。

「不是我在說……幫這個社會一個忙,多出來走走好嗎?」八卦語重心長的拍了拍希洽的肩膀,感覺到那單薄的分量,看希洽的皮膚,也因為久未日曬而顯得蒼白,相形之下,站在一旁比希洽高上半個頭的漫吐,反而還更像正常人。

希洽皺著眉頭,不知道八卦突如其來的關心所為何事,只感到渾身不對勁,還好要下車了,便拿著所有戰利品,和漫吐匆匆的下車了,離去前,漫吐別有深意的看了八卦一眼。

望著兩人大包小包的背影,八卦若有所思,很自然的就往空下來的博愛上坐。

「總覺得漫吐話好少,他平常不是這樣的人吧。」政黑忽然發話,回想起剛才八卦和希洽的互動,漫吐都沒有插話,但是平常他明明就是那麼愛發表個人意見的人。

「你管他是怎麼樣的人。就算是我,偶爾也會有溫馨的一面啊。」八卦大言不慚的說。

「什麼時候?你明明連幫鄉民集氣 都不願意了。」政黑完全不認同。

「集氣有用,幹嘛還需要醫生。」他只是覺得比起虛無飄渺的寄託,還不如實際行動。

「那你有他的八卦嗎?」政黑好奇的問。

「你問他的八卦要幹嘛?你喜歡他?」八卦挑眉,斜眼看著政黑。

「因為我覺得和他滿合得來的……只是問問而已,順便考驗考驗你的能耐。」政黑無所謂的聳肩,自認動機清白,沒什麼好遮掩。

「對啊,我忘了你們都很愛抱怨。」八卦嘲諷,看來政黑並沒有熟讀批踢踢福音第8章88節:不可質疑你的八卦。

政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將手上正在看的黨報翻頁。

「所以你想移情別戀?」八卦酸溜溜的說。

「怎麼會?」政黑故作驚訝。

「怎麼不會?」八卦咄咄逼人。

「因為你需要像我一樣高竿的酸民 。」政黑據實以答,帶著些許笑意。

八卦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嘴角微微上揚,對於他的回答,還算滿意,既然龍心大悅,不妨就以施捨的姿態,告訴你一個秘密。

八卦說這件事全世界只有三個人知道,一個是他,一個是當事人,另一個是誰?很抱歉,他不能說 。

在八卦的爆卦之中,一件前塵往事被攤了開來……






漫吐的童年可以說是歷經艱苦,就因為他那直率而不留情面的說話方式,讓他在家族內得不到長輩的疼愛,在同齡的孩子間得不到認同。他和家族裡的人一樣愛看漫畫,但是他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他的觀察力卓越出色,漫畫的BUG過目不忘,他太聰明了以致於能舉一反三,邏輯組織條理分明,所以偶爾還能預測劇情。

但家族裡的親戚們就是討厭他這一點,討厭他把他們愛的作品批評得一無是處,好像連帶的喜歡那部作品的讀者都成了傻瓜,有時候他們就是受不了,受不了自己的最愛被攻擊,最恨的是他講的還真他媽的有道理。

「在球場上流這麼多血真的不會死人嗎?」還年幼的漫吐這樣問。
「那不是重點。」表姊回答。
  網球漫畫如果連常識都可以被無視,那還有什麼才是重點?漫吐很想這麼反問,但卻被表姊先一步拿蛋糕塞滿了嘴巴無法說話。

「為什麼兇手殺人的動機都這麼奇怪?」真是汪洋般的殺意來自鼻屎大的動機啊。
「小孩子就這麼愛嘴砲,不然你來畫?」伯父面露不耐。

「這劇情簡直無病呻吟!」
「這有很深的意境,那是你沒認真看。」阿姨罵他。

漫吐種種的發問都得不到正面回應,雖然真相只有一個,但是大人們總是在逃避,好像避重就輕,就能享受護航的樂趣。

漫吐就是這麼個特別的孩子。
特別到被家族親戚視為異類,被排擠。

原本漫吐以為是自己的問題,也許自己得了亞斯伯格症候群,才會有社交障礙,但是在一次不小心的機會裡,他偷聽到了親戚們的耳語……

「那孩子真不討喜,這麼愛批評,和黑特兄弟一樣,家族裡怎麼會出這麼個怪胎,真是的……」三叔公抱怨,像他這麼愛追根究柢,根本無法快樂的看漫畫。

「唉唷,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告訴你,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其實他是領養的。」二嬸婆繼續說,多年前的一個冬天,洽特家的門口被放了一個襁褓中的棄嬰,那個棄嬰最後被洽特夫妻收養起來,成了希洽的弟弟,之後過了幾年,裏洽和乙女路陸續出生,沒有人再提起這件事,漫吐的身世也成了家族中祕而不宣的默契。

匡啷──

無意間聽到自己身世祕密的漫吐因為過度震驚而滑落了手中的可樂,清脆的聲響引來二嬸婆的注意,三叔公發現大事不好了但也束手無策,眼看著漫吐掉頭就跑走。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如此一來他所有的疑惑都獲得了解答,為什麼他長得比希洽高又沒有兄弟臉,為什麼他總是和這個家族格格不入……原來他壓根就不是洽特家的小孩!

突如其來的真相讓他無法承受,漫吐把自己關進了房間裡,任憑大人在外面呼喊也不回應。

諷刺的是,那天是他九歲的生日派對,他卻連他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

漫吐陷入了深深的慌張之中,直到希洽來敲門,漫吐在猶豫之下還是開門讓希洽進來了。

「你早就知道了嗎?」漫吐生氣的問,他看著希洽,知道自己和他並不是親生兄弟,那一刻他竟不知該如何自處,看著他像在看不同的人。

「知不知道有差嗎?」希洽不以為然。

那這麼說就是早就知情卻一直把他蒙在鼓裡,漫吐怨恨的想,「為什麼不和我說──」

「反正不管怎樣你都還是我弟弟啊,這件事是不會改變的。裏洽和小姠對這件事一無所知,他們一直把你當做親哥哥在看待,現在是,以後也是。所以到底這件事有什麼好討論的?」

「我……」漫吐無可反駁,這件事被希洽講得再自然不過了,讓他喪失了鬧彆扭的理由,他啞口無言。

「走吧,大家還在等壽星切蛋糕呢。」希洽笑著對漫吐伸出手。

從此,漫吐的人生再也不一樣了。

他永遠都記得那年希洽送自己的生日禮物是火影忍者最新一集,他在房間裡被再不斬和白的感情感動到痛哭流涕。

那個時候誰會曉得多年以後火影會變成自己最愛吐槽的漫畫之一,希洽會成為自己最遙遠的距離?





漫博結束隔天,希洽興致勃勃的表示想去游泳,這對希洽來說是件很難得的事,因為他是個名副其實的宅男,除非動漫界有什麼重大的活動讓他不得不出門,否則他每天就只會宅在家裡看漫畫打電動組模型,戶外活動什麼的,完全不在他字典裡,他弟妹們的生活作息亦然,所以當他說要去游泳,裏洽和乙女路都一臉驚嚇,沒有意願出去晒太陽,最後只有漫吐因為擔心希洽才捨命陪君子。

漫吐知道希洽為什麼會忽然想要游泳,絕對不是因為心血來潮,而是因為想要炫耀在漫博買到的夏娜精品。

印有夏娜的充氣式人形、泳圈、臂圈、浮板……官方這次推出的限量精品,據說就是為了鼓勵宅男走出戶外而設計的,讓宅男在游泳池畔也能展現信心和風采。

果不其然,當希洽全副武裝來到鄉民泳池時,一現身就引來大家的側目,其他鄉民看著他目瞪口呆,終於瞭解到何謂宅的精髓,恥力輕易的就突破天際。

對於大家的注視,希洽感到沾沾自喜,認為大家都在嫉妒他買到了限量品。

游泳池遠遠的另一頭,正在和阿甲打情罵俏的西斯也注意到了希洽,他好像看到了世界奇觀,連連驚嘆。

「阿娘喂~居然來游泳還可以這麼宅氣逼人,全批踢踢也只有希洽這傢伙辦得到啦!真不愧是宅男界的霸主──還是宅男。」這下真的讓西斯大開眼界了,原來陽光宅男並不只是個都市傳說,活在周魯蛋的歌裡。現在正活生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啊!

西斯大受感動,趕緊拿出手機狂拍希洽的照片,不論是做得像是有肢體障礙的暖身操抑或是笨拙的下水畫面,都一一入鏡。西斯還一邊拍一邊笑說要把這些照片寄給就可分享,相信他這沙鍋大的笑點一定可以挑戰本日最好笑。

「你還好意思笑他?也不想想是誰成天只會坐在電腦前打手槍,約出來做個戶外活動也要我三催四請?」阿甲覺得西斯是最沒有資格說希洽的人。

「有什麼辦法,我不想曬黑嘛!」西斯回嘴,絲毫不覺得自己有哪裡很誇張。要不是阿甲一再保證游泳池邊有許多年輕的肉體,他才不想來呢!結果來了之後發現肉體是有,但是三層肥肉居多,讓西斯不得不轉移注意力取悅自己。

「你真的應該多運動的……我說的不是床上運動,」很怕西斯又誤解自己的話,阿甲飛快又補了一句。「不然肌肉會鬆弛喔。」他衷心建議。

「只要那邊緊你不就爽了嗎?」聽到阿甲在那邊囉哩巴嗦的西斯沒有生氣,反而淫笑起來,雙手圈住阿甲的脖子。

「………」面對下流黃腔,阿甲皺著眉頭思考著該怎麼回應才能使西斯收斂一點,就在他無言以對的同時,泳池那邊出現了大騷動,看熱鬧的鄉民們大喊著救命,朝驚叫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希洽死命在水裡掙扎,無論是夏娜的泳圈還是浮板,都無法給他一線生機,阿甲眼見這一幕便立刻縱身往水中一跳,將瘋狂打水中的希洽給救了上岸。(好孩子千萬不要學,阿甲其實是有救生員執照的。)

為了搶救昏迷不醒的希洽,不顧西斯是否會有意見,阿甲火速對希洽施以人工呼吸,鄉民們在一旁圍觀著,裡面包括焦急的漫吐。

真的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漫吐發誓他只是回頭去拿另一個夏娜玩偶要幫希洽吹氣,事情就這麼發生了。上一秒希洽還開開心心的在試水溫和他說水溫溫的好舒服,下一秒就差點淹死在池子裡,漫吐甚至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

漫吐既心急又自責,自己不應該讓希洽離開視線的──噢,歸根究柢的說,他根本不應該讓他來游泳!他覺得看著兄長命懸一線,卻又做不了任何事,只能眼睜睜看著阿甲在搶救希洽生命的自己好沒用,他痛恨這樣無能的自己!

還好經過阿甲訓練有素的急救後,希洽總算在鬼門關前撿回一條宅命,但當他咳出體內的水,重回人間,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不是慶幸大難不死,而是呼喚夏娜的名字,圍觀鄉民見他如此,當下判斷他已無藥可救,連看熱鬧的興致也沒有了,紛紛作鳥獸散。

在漫吐幫忙解釋究竟剛剛發生了些什麼事後,希洽才終於明白過來,他望著救命恩人阿甲,滿懷感激的握了他的手,為了報答他,希洽甚至主動開口要送他一件寶物。

那就是他在漫博排了七天七夜才買到的夏娜限量精品。

因為夏娜就是他的命,而阿甲救了他的命,所以送給他如生命般珍貴的寶物自然是再合適不過。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用不到,你還是自己留著吧……」阿甲一臉尷尬的說,西斯則是在一旁擺臭臉。

「是喔……」雖然希洽努力的想讓自己的口氣顯現失望,但他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卻更明顯,大家都看得出來他根本不想送出夏娜的抱枕。

最後希洽在頻頻道謝後,就和漫吐先打道回府了。

目送著希洽離去的阿甲正在想今天又做了一件好事,沒想到一旁的西斯卻冷冷的放話。

「因為你親了全批踢踢最宅的人,所以你一個禮拜內都不能和我接吻。」西斯揚起下巴,跋扈的說。

阿甲在聽到他的命令後也沒太大反應,只是微蹙著眉,看似認真思考後反問了西斯一個問題。

「那我可以幫你咬嗎?」

「…………」

阿甲好喜歡看西斯難以抉擇的表情,並且引以為樂。




  漫吐在回家的路上想了很久,然後終於開口說出他的真心話。

  「以後不要再去游泳了好不好,我們又不是很擅長。」每個人都有每個人擅長的事,這是勉強不來的,就像八卦擅長群眾暴力,你就不能期待有天他開始愛好和平。

  「嗯……就算是我,也有不想被說整天宅在家的時候啊。」希洽悶悶的說,露出少有的憂鬱氣息。

  「原來你在在意八卦昨天講的話嗎?」漫吐沒有想到,一直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希洽居然也會在意一個外人講的話,那讓他不禁有種不舒坦的感覺。

  「你不覺得他講話真的很賤嗎?再配上他欠揍的表情,想要不在意都難。」希洽回想起八卦對自己嘲諷的態度,深深覺得自己修養真好怎麼沒一拳餵給他吃。

  「不要管別人怎麼看我們,都要做個堂堂正正的好阿宅,這不是以前爸爸和我們說的嗎?如果連你都開始否定自己,別人又怎麼會來肯定我們呢?」漫吐忽然激動起來。

  被漫吐的氣勢震懾到,希洽似乎也被他的一番話感動到濡濕了眼眶。

  「我好像開始相信你了!」希洽用力握住漫吐的肩膀,和他交換了一個堅定的眼神,兄弟間的默契不言而喻。

「一定還有其他運動比較安全的,我們可以想別的方法來改變別人對我們的印象。」漫吐說。不是在意別人的眼光、為別人而活,而是對ACG愛好者去汙名化的一個行動。

想對這個社會說,其實很多宅男都是很快樂、健康、陽光的……

「噢噢噢!!我們可以在後院玩Wii sport!這樣就還是可以繼續當陽光宅男!」希洽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這個絕妙的好方法,他保證如此一來裏洽和乙女路也願意加入一起玩耍了(因為只是把放在客廳的Wii移到後院來)。


「……」不能吐槽,千萬不能在這裡吐槽,一吐就輸了……漫吐扭曲著五官,感到自制力瀕臨崩潰邊緣。

他絕對不能吐槽他說之前就可才調侃過他是不是移到戶外打電動就可以變成陽光宅男了,那個時候他還反譏就可異想天開,想不到希洽居然想要身體力行……

可是希洽又一副好開心的樣子,讓漫吐不忍潑他冷水,也許這一次就由著他吧,應該會很有趣。

看了拿在手上的夏娜充氣娃娃一眼,再看看走在前面哼唱著輕音主題曲的希洽,漫吐不著痕跡的嘆了一口氣。

二次元到三次元,可能就是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而這個時候的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多嫉妒著,那個叫夏娜的女孩。





後記

陽光宅男:
http://tinyurl.com/25gb2n9
http://tinyurl.com/3xteuk2
 

秘密留言

 
引用 URL
http://castiel.blog126.fc2.com/tb.php/129-c4f4132e